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789章 是我没用

时间:2017-12-28作者:南棠

    结果,夜廷琛一句话也没有。

    她等了好一会,以为夜廷琛会来求开门,又或者去找杨姐,但是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人死哪去了?

    她心生疑惑,开了一条门缝,发现门外空空如也。

    去餐厅了?

    厨房?

    卫生间?

    最后溜了一圈发现没人,再次回来的时候,发现床上躺了一个。

    “你刚刚去哪了?”

    “洗澡,不然怎么睡觉?”

    “那为什么我去卫生间的时候没看到你?”

    “你去厨房的时候,我看到你了,怎么,饿了吗?需要我给你做宵夜吗?”夜廷琛满脸认真的问道。

    乐烟儿被噎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最后说道:“我去洗澡,行了吧!”

    这个澡,她洗了很久很久,因为不知道回房怎么面对夜廷琛。

    要睡在一起?

    开什么玩笑,心里那么大的疙瘩都没有解开,就这样睡在一起,她还做不到。

    她磨磨唧唧了半个小时才回去,发现地上竟然铺好了地铺,夜廷琛已经躺在了上面。

    “知道你不想和我睡,时间不早了,早点睡觉。”

    乐烟儿原本想好的措辞一下子说不出来了,他那么自觉,倒显得自己不好意思。

    她抿了抿唇角,小脸因为洗过澡而红扑扑的,也不知道是恼羞还是太热了。

    她蹑手蹑脚的上了床,闷声闷气的说道:“晚安。”

    说完,就熄了灯。

    两人瞬间笼罩在黑暗中,窗户投射进来皎洁的月光,像是一层银霜,搭照耀在地上,乐烟儿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男人的轮廓。

    记得刚刚结婚的时候,他是喜欢仰面睡的,但是后来两人睡在了一起,她总觉得他的怀抱很安全,很温暖,也有很好闻的气息,就像是雪水融化的清冽气息一般。

    她就像是一个小猫儿,钻入他的怀中蜷缩一团,而他也十分习惯的揽住自己,一手枕头,将自己的下巴轻轻的搁在她的秀发上。

    此刻,他朝着自己侧着身子,她只能看到一点点侧颜。

    他已经闭了眼,睫毛轻颤,投下一片细密的影子。

    他的地铺是紧紧挨着床的,月光照到床腿也就消失了,他的影子正好就在床边的地板上,自己的手指轻轻一勾就能碰到。

    他呼吸匀称,好像已经睡着了。

    她颤抖的伸出手,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好好地摸摸他。

    不敢摸真人,那她摸摸影子总可以吧。

    有时候,女人总是别扭,理不清感情,就会选择鸵鸟的方式,现在的乐烟儿就是如此,不愿意去面对,也舍不得推荐夜廷琛,在洛城和他相处的日子,恰好又是她梦寐以求的生活。

    所以,故意板着脸,明明一颗心已经被融化,还是佯装生气,因为舍不得离开。

    其实说气……

    她也不知道气什么,就是埋怨这个男人。

    到现在还是埋怨的,但是却做不到负气说出离婚的话了。

    因为啊……

    要是推开了夜廷琛,还会遇到一个这么爱自己,宠溺自己的男人吗?

    恐怕,再也找不到了吧!

    她想着,手指已经伸了过去,点在影子的睫毛上,脸上扬起了坏笑。

    手指慢慢下滑,从高高的鼻梁一点点划过,然后来到唇瓣上,最后来到了他的喉结。

    她有种错觉,仿佛自己调戏了夜廷琛,然而他并不知道一般。

    但是她还没来得及窃喜一会儿呢,没想到调皮的小手就被人抓住了。

    她被吓了一跳,想要抽回手,但是却被他捏的更紧了。

    夜廷琛闭着眼,但是大手上却满是力道。

    “想摸就直说,又不是不上你摸。”说完,就那么大剌剌的将乐烟儿的小手放在了怀里。

    乐烟儿脸上腾地红了一片,好在夜色深看不见,她正想着要抽离的时候,没想到却摸到了一个伤口。

    已经结疤长出新肉,但是肉都是褶皱的。

    这是枪伤,见左胸上面,肩膀的位置。

    她的手瞬间安静下来,掌心的温度也一点点的撤离。

    她的手颤抖的移向别处,发现右肩上也有一处枪伤,还有胸口的,新的旧的叠加在一起,这身体满是疮痍。

    她立刻弹做起来,打开了等,连鞋都来不及穿上,她紧张的掀开他的被子就要脱他的衣服。

    “你这样,我会误以为你霸王硬上弓的。”夜廷琛阻止,浅笑的说道:“不要看,都已经好了。”

    这话,让乐烟儿的眼眶湿润,眼睛瞬间变成了小兔子。

    她一瞬不瞬的盯着他,问道:”什么叫都好了?除了前面,后面下面还有吗?”

    “大腿有一处。”

    夜廷琛这些年很少受到枪伤,只有胸有有一处,但是时间过去很久,很浅很浅的伤疤,再加上夜廷琛当年轻描淡写的描述,她感受不到这枪伤是有多么的危险。

    但是现在,这些伤口都还在狰狞,还泛着粉红色的新肉,刺痛在了眼里。

    “后背……还好。”

    提到后背的时候,他竟然迟疑了一瞬,乐烟儿立刻察觉到不对劲,用力的扳开了他的肩膀,看到了一大片的伤口。

    那一场爆炸,吊灯落下,夜廷琛挡下了一切。

    那一大片褶皱鲜红的皮肤,是被爆炸的火舌烧伤的。

    乐烟儿的眼泪滚烫的一滴一滴落下。

    就在这时,一双大手悄无声息的蒙上了她的眼睛。

    “都不痛了,还赚了你的眼泪,是我不对。”

    这话,暖暖的如春风,带着轻微笑意,飘荡在耳边,让乐烟儿痛苦的闭上眼,晶莹的泪珠就那么滚烫的滴落下来。

    她想要哭出声音,但是喉咙堵塞的难受,像是成千上万的锐刺一般。

    她双手死死地抓住被单,跪在地上,眼泪汹涌落下。

    夜廷琛看到她的眼泪,心疼不已,上前将她拥入怀中:“不管我曾经受伤多少,我现在都还平安的站在你身前,这不就好了吗?不要难过,傻丫头。”

    “这伤……多久修复的?”她呜咽的问道。

    “一个月就醒了,医生夸我求生意识太强,是我自己救了自己。其实,是我梦到了你,你把我救了回来。”

    “不是我……不是我……我什么都做不了,是我没用……”

    乐烟儿拼命的摇头,痛苦如大海一般,将她淹没。

    她真的很没用。

    什么都做不了。

    她真的配不上夜廷琛,不适合在她身边!

    夜廷琛听到这话,声音加重了几分:“如果不是你,现在的我,应该死了!”

    字字铿锵有力,是那么掷地有声。

    他将她用力的揽入怀中,抱得是那样用力,仿佛生怕她跑掉一般。

    她泪如泉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她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有些事情一旦发生了,就很难介怀。

    她现在埋怨的是自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