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782章 我才没那么爱你

时间:2017-12-27作者:南棠

    乐烟儿生着闷气,不说话,只是将饭盒交给他:“厨艺不好,要是觉得难吃就回家。”

    “你厨艺不好我知道,难吃估计会有的,但是我还是会吃的。”

    这句话,换个方式表达,绝对是一等一的情话,但是从夜廷琛嘴里冒出来,她想要将这家伙吊打在墙上。

    不会说话就不说话!

    乐烟儿忙到现在也没顾上吃饭,正要准备吃的时候,没想到夜廷琛却不让,理由很简单,饭菜冷了,吃了对身体不好。

    在这种事上,夜廷琛立刻表现出大男子主义,即便知道乐烟儿在生他的气,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

    只要关乎到乐烟儿健康问题,就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所以她被逼无奈,只能和他吃一份午餐。

    还好她吃的不多,两个人都勉强八分饱。

    下午,乐烟儿整理材料,取货,闲下来就看看书。

    夜廷琛似乎很疲惫,竟然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乐烟儿看着他,情不自禁的拿起了速写板。

    其实她绘画学得并不好,不过是闲来动几笔罢了,但是此刻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想用自己的手将夜廷琛画下来,这和摄影是不一样的趣味。

    夜廷琛的轮廓很好描绘,因为很硬朗,五官也十分立体。此刻头靠在椅背上,微微侧着,正好露出四分之三的侧脸,这个角度是最好画的了。

    乐烟儿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地看看他了,这次正好趁着这个机会,目不转睛的看着,但是心里却告诉自己,这只是画画需要而已。

    好像……瘦了。

    以前眼睛也深邃,但是弧度似乎没有这么厉害。

    似乎……黑了。

    皮肤还是健康的小麦色,但是更深了一点。

    即便睡着了,那眉宇还是轻微蹙着,仿佛梦到了噩梦一般。

    眉心微微叠起,形成好看的褶皱。那狭长的凤眸紧紧瞌起,密而长卷的睫毛像是帘子一般,投下了一片剪影,她甚至能想象的这眼眸睁开的样子,是那样湛黑深邃,像是囊括了星辰大海一般。

    其实,她一直觉得,夜廷琛除了眼睛给人绝情冷厉的模样,他的唇瓣也十分特殊鲜明。

    很薄的两片唇瓣,是淡淡的瑰色,喜欢带点力度,紧紧抿着,显得唇缝又冷又硬,带着疏离的气息。

    薄唇的人多半薄性,他似乎又不是这个样子。

    分开的这两个月,乐烟儿总是很茫然,也许是因为孟依白的出现,让她变得患得患失,她突然觉得自己看不透夜廷琛。

    明明才两个月,她却觉得比五年未见还要陌生。

    那些历历在耳的誓言,她突然不确定了,害怕夜廷琛会离自己而去。

    她想,如果夜廷琛死了,她都未必有现在这么伤心难过。

    因为她坚信夜廷琛是爱自己的,但是现在,她不确定了。

    她觉得是自己出了问题,她想要好好调整心态,重新全心全意的相信他一次,可是自己还没整理好呢,夜廷琛就追过来了,本来就没有完全平静的心湖,现在再次被他投入了石子。

    心……

    乱的一塌糊涂,她都快要找不回自己了。

    就在乐烟儿迷茫的时候,夜廷琛突然不安稳地呓语了一句。

    “烟儿,不要离婚,不要离开我!”

    乐烟儿闻言,心狠狠地一颤。

    他是做梦梦到了她吗?梦里自己要走?

    他睁不开眼,仿佛被魇住了一般,将她吓了一大跳,连忙上前紧张的拍拍他的肩膀。

    但是手刚刚伸过去,就被他有力温热的大掌紧紧包围。

    下一秒,她的身子就落在了男人的怀里。

    乐烟儿吓了一跳,紧紧的闭上了眼。

    直到,坐稳了后她才睁开了眼,对上了男人深邃无比的凤眸,明明睡了一觉醒来,但是却没有半点迷茫的神色,那眼神明亮就仿佛从未睡去一般。

    她的心头,顿时蒙上了怒火。

    “你假装做噩梦骗我!”

    “没有。”夜廷琛淡淡的说道,声音清扬的解释:“我确实做噩梦了,梦见你决绝的对我说离婚,要带着晚晚离开,去一个我再也找不到的地方,我去追你,但是你消失的太快,就算我再怎么加快速度也无济于事。”

    “但是当你靠近我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这是个梦,所以我就清醒了。因为我知道,现实中的你,不会对我如此薄情。”

    他说的笃定,仿佛比她还要了解自己一般。

    她微微锁眉,不悦的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不会?也许你的梦就是真的,我就是那么决绝。”

    “不会的。”

    他嘴角扬起一抹温和的弧度,藏着宠溺的笑,看着她的眼神都是温柔缱绻的。

    他的大手带着温度,撩开了她额前的碎发,他道:“因为你善良温柔,不会那么残忍的。最重要的一点……”

    “……你爱我。”

    最后三个字,他一字一动的说出了口,就像是一声声钟鸣,落在了她的心中,轰隆隆响着。

    乐烟儿的心狠狠颤着,突然慌了。

    她挣脱开她的怀抱,用力说道:“你别这么笃定,搞出一副吃定我的样子!其实,我才没那么爱你!”

    “既然你没那么爱我,那我就爱着你好了。”

    “我从来没有吃定你,是你吃定了我。”

    他沙哑磁性的声音缓缓地念出这两句话,带着淡淡的无奈和宠溺,仿佛她任何小脾气,自己都心甘情愿的接受一般。

    他纵容着她,一如既往。

    乐烟儿听到这两句话,差点弄得眼泪落下,但最后还是强撑着。

    她紧紧咬牙,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彼此再好好想想吧,我心乱的很,估计你也是。”

    “我从未乱过。”他一字一动的说道,声音是那么铿锵有力:“我知道你一直在介怀我和孟依白消失两个月的事情,让你担心难过是我的错,但我从未对不起你。”

    “我的意思不是这个,而是我不自信,你知道吗?”乐烟儿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终于鼓起勇气将这些天的思量一口气吐出来。

    “是我患得患失,我担心失去你,所以在逃避,我肯定不了自己,我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强,我需要时间……”

    “你需要时间我给你,要多久我都给你,总之我会陪伴在你身边,你不要推开我就好。”

    他上前,紧紧的拥抱住乐烟儿,动作是那样的轻柔。

    她的小手垂在腰际,却一直没有勇气拥抱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