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776章 问个明白

时间:2017-12-27作者:南棠

    当孟依白换好衣服,站在镜子前面,看着自己身穿红色喜服的样子,嘴角的笑一直扬着。

    夜廷琛还是穿着西服,见她十分喜欢这衣服,就说道:“既然你想要中式的喜服,那就这一件吧,我去挑一件男士的。”

    “不用,你穿西装吧。我不想和乐烟儿一样,就当是我小小私心。”

    “好,一切听你安排。”

    夜廷琛淡淡的说道,搀扶着她的身子,离镜子再走近一些。

    “好看吗?”她期盼的问道,即便脸上有丑陋的疤痕,但是却挡不住那幸福的笑容,显得那张小脸也亲和美丽起来。

    “嗯,很好看。”他温柔的说道,嘴角扬起一抹轻笑。

    “喜欢吗?”她又问。

    夜廷琛闻言,陷入了沉默。

    她嘴角的笑容微微苦涩,但是转瞬即逝,连忙用另一种语气说道:“我是问你衣服。”

    “很好看。”

    “好,我就要这一件了,你去买单吧,我想要再看一会。”

    “好。”

    夜廷琛的话似乎永远这么少,其实她心里清楚,现在的夜廷琛不是这个样子的,只对乐烟儿一个人话多而已。

    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当年她或许还会做做穿婚纱的美梦,后来遭遇了那些事,她就再也不敢想了。没想到这个愿望,竟然在多年后的今天实现了。

    她现在是新娘子,虽然身边没有男人的陪伴,但是她已经很心满意足了。

    她来到试衣间,将身上的衣服小心翼翼的脱下,然后平整的铺好,一个人默默地流下眼泪。

    “明天,我就要穿着你参加我的婚礼了。”

    最后,她轻笑。

    转眼,第二天来临。

    孟依白一早就开始起床化妆,想要让脸色看起来红润一点。

    婚礼的流程很简单,孟依白准备好后,由教父挽着走过红毯,再交到夜廷琛身上。

    孟依白化好妆后,看着镜子中,自己一身喜庆的模样,明明很喜欢,但还是脱了下来,打包好,放在了礼盒里,然后提着离开。

    她悄无声息的离去,走教堂后门开着夜廷琛的车,快速的朝着市中心开去。

    二十分钟后,她来到了乐烟儿家门口。

    她鼓起勇气敲门,很快门就打开了,开门的是乐烟儿。

    乐烟儿看到她的时候明显一愣,呆呆的看着,半天说不出话来。

    “怎么?不欢迎我吗?”

    “没有,赶紧进来!”她连忙说道。

    邀请孟依白进来后,乐烟儿突然发现自己词穷了,因为有太多问题想要问出口了。

    她怎么样?这段时间去了哪里?夜廷琛呢,是否和她在一起?

    她不敢问,怕问题一出口,受伤害的是自己。

    就在她紧张的捏紧一角,额头上已经沁出细密薄汗的时候,孟依白开口,将她内心的疑惑一一解答。

    “我和夜廷琛都没死,成功的逃了出来,只是我当时伤势太过严重,他立刻将我送到了医院。这段时间他一直和我生活在一起,而现在,我们要结婚了。”

    她笑着说道,那笑容大概是乐烟儿看过最残忍的一个。

    乐烟儿如遭雷击,身子站不稳,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

    整个人,瞬间懵了。

    “他……他和我结了婚,怎么还能给你结婚?”她颤抖的说道。

    “l.n.已经公布了夜廷琛的死讯,你连衣冠冢都给他立好了,你现在应该是丧偶。夜廷琛自由了,不是吗?”

    这话,让乐烟儿心头苦涩。

    没想到,还是自己成全了他们。

    她强忍着眼泪,指甲已经深深地嵌入肉里,疼的有些麻木。

    她心里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不能哭,不管孟依白是不是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来炫耀的,都不能哭。

    她睁着乌黑透亮的云眸看向孟依白,故作平静的问道:“那你呢?你来找我是做什么呢?”

    只是,话一出口,带着轻微颤抖。

    她的神经早已紧紧绷紧,断裂也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她在强撑着,倔强的模样,就连孟依白看着都觉得有些心疼,但是她的脸上还是挂着浅浅的笑容,优雅的从包里拿出了一张请柬:“这是我们婚礼的请柬,我希望你来参加。”

    乐烟儿听到这话,忍不住想笑。

    “孟依白,你有没有搞错,你和我心爱的男人结婚,你还给我发请柬,邀请我去参加宴会?我知道你对夜廷琛付出很多,他和你在一起,也理所应当,但是你这样做,不觉得太过分了?”

    她也是人呀,是血是肉做的,非要这么残忍的在她心口捅刀子吗?

    孟依白对于这句话,却显得不以为意,无所谓的耸耸肩膀,说道:“难道你不想去找他问个明白吗?我们结过婚就要走了,你可再也找不到他了,机会仅有一次,就在你面前,就要看你要不要了!”

    这话,宛若魔音穿透耳朵。

    不想问个明白吗?

    答案肯定是想。

    她做梦都在想!

    夜廷琛避而不见的原因是因为孟依白吗?那为什么还要救她,是对她亏欠吗?为什么还要继续监视她的生活?为什么那么残忍的丢下她们母女?为什么了无音讯……

    这些都想问个明白。

    她看着桌面上的请柬,最后牙关咬紧,颤抖的伸出手,然后紧紧捏起。

    “好,我跟你去。”

    她起身就要随她一起走,但是孟依白却说道:”化个妆换个好看的衣服吗?不然输的太难看了。”

    乐烟儿闻言,自嘲一笑:“反正都是输,还在乎难看不难看吗?”

    “随便你,既然如此,就走吧。”

    乐烟儿随她一起来到了教堂,远远地看着,她的心就开始疼痛起来。

    真的要参加自己丈夫和别人的婚礼吗?

    乐烟儿下了车,就不敢动了,脚上像是灌了铅一样,怎么也动不了了。

    “怎么?都已经到了,却不敢进去了吗?”

    耳边传来孟依白略带嘲讽的声音,似乎嘲笑乐烟儿的没用。

    那一声“不敢”火辣辣的燃烧在耳朵里。

    她有什么不敢的?就算孟依白和夜廷琛之前有过一段感情,就算她为他付出了一切,就算夜廷琛心中有愧……

    但,她是无辜的。

    她又没招谁惹谁,就要平白受委屈,为什么!

    就算孟依白不欠她,夜廷琛总该欠了吧。

    所以她这次是来讨债的,有什么不敢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