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774章 给我办一场婚礼

时间:2017-12-27作者:南棠

    两人来到了医院后面的花园,孟依白也在这家医院。

    她当初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没想到关键时候,夜廷琛竟然将她拉了进去。

    但是乱枪之中,那顶上的吊灯坠落,压在了两人身上。

    最后门是关上了,但是她在上面受伤很重。

    再加上身子本来就虚弱,有些油尽灯枯的感觉,根本承受不住。

    要不是这段时间四处治疗,用着最高端的医疗设备,她根本活不下来。

    现在身子有些好转,她就在a市市医院住下。

    其实她知道夜廷琛带她回来的原因,是因为乐烟儿也在这个城市。

    午后的阳光洋洋洒洒的照耀在地面上,万物复苏,在这充斥着死亡希望,这两种极端气氛的医院里,显得有些宝贵。

    毕竟阳光代表着生活的希望。

    她摘掉外套,露出里面的蓝白相间的条纹病服,一时间显得身形更加消瘦。因为经常在病房不出门,所以显得皮肤苍白,整个人脆弱的就像是个纸人,一碰就碎一般。

    夜廷琛在旁边搀扶,淡淡的说道:“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

    “嗯,好多了。”她轻笑着说道,对刚才的事绝口不提,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走一会我们就回去,该到你午睡的时间了。”夜廷琛温和的说道。

    “那你……会陪我吗?在我睡着的时候,会寸步不离吗?”孟依白停下脚步,目光灼灼的看着他,是那样的小心翼翼。

    她在害怕,害怕夜廷琛会像刚才那样,突然冲了出去,就将她一个人丢在冰冷的病房里。

    夜廷琛闻言,气息微微一滞,对上她渴望的眼眸,一字一动的说道:“不会,答应你的事情我会做到。”

    孟依白听到这话,心里不只是喜是悲。

    他可是个非常重承诺的人,既然答应了自己,又怎么会反悔呢?

    她就是看中了他这一点,才敢开口提出无理的要求。

    这三个月,夜廷琛完全属于自己,是她孟依白一个人的夜廷琛。

    但是……这样囚禁着他,看着他痛苦,自己的心里竟然没有一点快乐,是那么难过。

    她抓住他的手,说道:“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这是什么意思?”

    “是我自私的让你留在我身边三个月,不可以和夜家联系,尤其是乐烟儿。你明明活着,但是却不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她面前,看着她难过,也不能出面安慰。你明明想要见她,却被我阻止,你是不是讨厌我?”

    她一瞬不瞬的看着他,眼睛里弥漫着氤氲水汽。

    模糊的视线里,他却缓缓摇头:“我的命是你救的,十年前是你救的,现在也是你救的,要不是你,我也不能活着去见烟儿。所以我并不讨厌你,我很感激你。”

    “那……是不是我提出任何过分的理由,你都会答应?”她问。

    夜廷琛毫不犹豫的说道:“是,但我不能背叛烟儿,除此之外我都答应。”

    “好,给我办一场婚礼,假装我一天的新郎。只需要陪我走过红毯,到达教父的面前,甚至不需要宣读誓言,也不需要宴请宾客,也不会有什么洞房花烛。这应该不算背叛吧,只要你弄好这一切,我提前放你离开,让你们一家三口团聚,如何?”

    她轻笑着说道,眼底闪动着绝望而又幸福的笑容。

    夜廷琛闻言紧锁眉宇,陷入了沉默。

    “就当是我最后一次求你,办完这件事,我们的债两清了。我会离开这里,也许去做医生,去帮助更多人,我会活得很快乐,如你所见的那样。”

    她继续说道。

    夜廷琛舒展了眉毛:“好,我答应你。”

    “你不能因为是个假婚礼,你就敷衍我哦!”她展露一个俏皮的笑容,几遍脸上有丑陋的疤,但是那笑容还是很善良很善良。

    夜廷琛看着那一双澄澈的眼睛,微微扬起嘴角,郑重的说道:“不会的。”

    “那就好,我知道你是个言出必行的人。我有些累了,你送我回房好不好,这个点也该吃药了。”

    夜廷琛点头,送她回房,她突然想吃水果,让夜廷琛去买。

    她站在窗口,看着夜廷琛离开,才转身问向医生:“我还有多久的日子?”

    “孟小姐,你不要这么悲观,我们已经引进了最新的医学仪器,你的病情肯定有好转的。”医生安慰道。

    孟依白却轻轻一笑:“你不要瞒我了,我也是医生,从医很多年,我自己的身体我最清楚。”

    “这……”医生瞬间沉默了。

    “我想看我所有的病例数据,我自己能推算出来。也请你不要告诉先生,他会自责的。医生,你救死扶伤,应该不会拒绝一个将死之人的遗言吧?”

    她挽唇一笑,阳光柔和的照耀在她的脸上,显得她面部轮廓十分柔和。明明一身的病气,但是却给人十分阳光灿烂的感觉。

    医生不禁有些为难:“那夜先生询问起来,我要怎么回答?”

    “就说我的病情已经好转,只要加强调理,就会慢慢好起来的。他很好骗的,很听医生的话,你只要装的像一点就好了。”

    孟依白想到夜廷琛,嘴角的笑意忍不住慢慢加深,提到心爱的人,心里都是暖的。

    医生知道该怎么做了,夜廷琛回来后,询问孟依白的病情,他也这么回答,他悬着心也慢慢放下。

    医生离开,病房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夜廷琛帮她削苹果。

    也许是感觉到死亡快要来临了吧,她变得有些嗜睡,明明想要在努力的多看夜廷琛两眼,不然以后就看不到了,但是眼皮却越来越重。

    夜廷琛察觉到,温柔的开口:“怎么?困了吗?”

    “阳光太暖和了,照在身上让我想睡觉了。”

    “医生都说你的身体在恢复,为什么你的脸色还是这么苍白,身子还是这么瘦弱?”他锁眉,疑惑的问道。

    孟依白忍不住笑:“因为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呀!你看这不明显,但是我自己却能感受到呀,身体正在一点点好转呢,相信再过两个月,我就能活蹦乱跳的了。”

    “好,到时候我带烟儿去看你。”

    “嗯,记得带礼物。”她开心的说道,只是眼皮很沉很沉。

    最后,她扬着笑脸,轻声说道:“廷琛,我先睡会。我收回我刚才的话,你想去见乐烟儿就去见见吧,但是回来不要告诉我……”

    最后,所有的话语都变成了梦呓。

    夜廷琛听着心微微一沉,看着她陷入熟睡的面容,很安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