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763章 陌生又熟悉

时间:2017-12-22作者:南棠

    所以她现在爱不爱夜廷琛,自己也不知道,也许这是她唯一爱过的男人,没有正式的牵一次手,没有正式的拥抱过,没有接吻过……

    当她知道他为了另一个女人去改变,变得不像是她记忆中的那个男人,也许是不甘心吧。

    但是她很理智,虽然分不清爱与不爱,但是也知道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感受,就是……

    不能让他出事,她想要好好保护这个男人。

    喜欢他从黑暗中走出来,喜欢看着他笑,喜欢看着他穿着年轻活力的衣服,眉头不再皱着……

    虽然嫉妒乐烟儿,但是不得不承认,她也很喜欢这样的夜廷琛。

    那笑是发自内心的。

    以前的夜廷琛是生活在黑暗当中,而现在的夜廷琛是活在阳光之下。

    她怀念以前的夜廷琛,也喜欢现在的夜廷琛,仅此而已。

    喜欢……

    已经不再是爱了。

    “先生,换上吧。”她轻轻的说道,一如多年。

    夜廷琛闻言,狠狠蹙眉,这才转身看去。

    他看到了一张伤痕累累的脸,巴掌大的脸上全都是伤疤,能看的出是新伤叠旧伤,不断累积才会变成这个样子。但是那一双眼,却明亮璀璨,虽然柔弱的流淌眸光,但是里面却又一股不服输的倔强。

    她丝毫没有为自己的容貌而感到羞耻,反而坦坦荡荡的迎上了他的视线。

    这眸光……

    似曾相识。

    这个女人他有点印象,当初在摄影展,就是她撞到了自己。

    “谁让你进来的?”他拢眉不悦的说道。

    “先生,是茱莉娅小姐让我过来伺候你换衣服的,要是你不换,我没办法交差。所以,换上吧!”

    她走上前,小手微微颤抖,但是伸过去的瞬间也觉得十分熟悉。

    当初,夜廷琛每天早上出门的时候,都是他准备外套,帮他披上。等他来的时候,她也会在门口等候,然后将他的外套脱下。

    虽然她已经离开夜廷琛十五年了,但是那一年的事情还是走马观花的出现在脑海里,怎么也无法挥去。

    她帮夜廷琛脱衣服,他竟然没有觉得丝毫的不妥,甚至觉得这个动作很熟悉,似乎她以前也对自己这样做过一般。

    不可能!

    他身边的女人只要乐烟儿一个,怎么会对别的女人感到熟悉?

    他的眉宇瞬间紧紧蹙起,看到她竟然大胆的抓住了他的毛线衣,这才回过神来,大手用力的扼住她的手腕,冷道:“怎么?直接要扒我衣服吗?”

    孟依白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些冒失了,连忙说道:“那我先给你准备衬衫,你先去卫生间,我等会给你送去。”

    她挣脱开手,去衣柜拿衬衣,动作熟练,挑选的速度也很快,仿佛……经常这么做一般。

    很快,就拿出了一条干净没有穿过的衬衫,小心翼翼的问道:“先生,你脱好了吗?我马上要给你送过去了!”

    夜廷琛的瞳孔,瞬间狠狠收缩,脑海中骤然闪过一个人的声音,瞬间让他的脸色难看起来。

    这……不可能!

    孟依白半天没有听到身后的动静,忍不住转身去看,却对上一双深邃如幽壑的眼睛。

    那一双凤眸,经常在梦中出现。

    清冷寡淡,不含任何欲.望,看向任何人的时候都是淡淡一扫,似乎提不起任何兴趣。但是每次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却带着一抹难得的温暖,让她觉得自己不一样很特殊,甚至……很重要。

    但是,现在看到他对乐烟儿这样那样的好,她才知道,自己当年是那样的望尘莫及!

    她抿抿唇瓣,谦卑的垂下脑袋,轻声说道:“先生,要换衣服了。”

    “你是谁?”

    夜廷琛冷声问道。

    孟依白的心微微一颤,垂下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慌乱。

    自己的容貌毁成这样,难道还是被他看出来了吗?

    她连忙说道:“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夜廷琛闻言紧紧锁眉,大步上前,那大手宛若锁拷一般,紧紧的箍在她的手上,竟然没有丝毫嫌弃的握上了她的手。

    那力道之大,仿佛要将她瘦弱的骨头捏碎了一般。

    孟依白疼的直蹙眉,但是却倔强的一声疼都没有叫出来。

    夜廷琛看到她痛苦的小脸,这才意识到自己太过了,连忙放缓了力气,但是语气不变,带着凌厉的气势:“你到底是谁!”

    这是夜廷琛问的第二遍。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我要是想追查你的身份,很简单,所以不要逼我用特殊手段!”

    此刻,他已经失去了耐心。

    孟依白闻言,不禁有些无奈,扬起清冷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我是谁真的很重要吗?我现在就是茱莉娅手下的一个人而已,进来伺候你穿衣服,等会你就要参加订婚宴。订婚宴结束后,一切都结束了,我是谁有意义吗?”

    她的声音不大,但是每一个字音都落在了心头,让夜廷琛的身子狠狠一震。

    她的潜意思是……

    她是孟依白?

    夜廷琛的心瞬间剧烈跳动起来,连忙追问:“你是孟依白!你是谁重不重要不是你说了算,而是我!”

    他笃定的话语,霸道无比,带着难得的任性。

    他不敢想象,这些年,她竟然还活着。

    他盯着她的那张小脸,上面伤口密布,巴掌大的地方竟然没有一处是好的,而且她骨瘦如柴,包裹在厚厚的冬衣里面,显得更为瘦小可怜,这些都足以看出她这些年受的苦!

    这个女人,是因为他坠海身亡。

    心中的愧疚永远也洗刷不掉。

    他颤抖的抬手,大手温暖的覆盖在她的脸上,轻声道:“疼吗?”

    “不疼,你忘了,我是学医的?”

    孟依白浅浅一笑,现在能得到他一句温暖关怀的话,自己已经是赚了,所以不敢有任何的祈求,更没有和乐烟儿一较高下的心思,因为她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比得上乐烟儿的。

    “伤你的人是茱莉娅,我会替你报仇的,这些年没有保护好你,是我的错。”夜廷琛一字一动的说道,胸腔溢满了盛怒。

    他的眼睛深邃一片,里面藏着可怕暗沉的光芒,就像是黑夜的大海,汹涌澎湃,黑色的海水疯狂袭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