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748章 为什么要帮我

时间:2017-12-18作者:南棠

    话音落下,偌大的房间瞬间陷入一片诡异的安静。

    因为夜廷琛并没有接话。

    那张脸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恢复冷静,那种不属于常人的冷静,仿佛发生天大的事情也和他无关一般。

    他的眼神很冷,仿佛看向任何事物都不带感情,那轻飘飘的一眼落在茱莉娅身上。

    随即,他松开了手,手指轻轻的挑起她额前的碎发,然后顺着她的面部轮廓,慢慢下滑。冰凉的指尖划过她温热细腻的肌肤,带来一阵别有的颤栗。

    茱莉娅刚刚建立起来的冷静,瞬间溃不成军。

    耳边,是他清冷寡淡的声音:“你这样做,无非是想得到我。”

    “嗯哼?那你让我得到吗?”她笑,双手攀附在他的脖子上,像是粘人的小妻子般,正在和丈夫说着情话。

    那笑,有笑里藏刀的意思。

    “你这张脸很美,手感也很好。”他继续淡淡的说道,说着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然后呢?”

    “一点都不像是风里来雨里去的杀手该有的,威廉这些年把你保护的不错。”

    提到威廉,茱莉娅的脸色瞬间一变,显然被刺痛了心脏。

    她的眼神顿时狠厉起来:“你想说什么?”

    夜廷琛闻言,嘴角勾起一浅浅的弧度,就像是寒冬刚过的初春,凌厉且不温和。

    他坐起身子,像是避开细菌一般,往沙发边缘挪了挪身子,他正襟危坐,也不和她废话,直接切入正题说道:“你是想为你大哥报仇,你得到我,只是为了毁灭我。现在,乐烟儿已经不是你的敌人,你的敌人,应该是我。”

    这话一出,茱莉娅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最后变得坦荡。

    她点头承认:“没错,我的敌人的确是你。我大哥现在被你弄得人不人鬼不鬼,这个仇,我无论如何也要替他报!以前我总是觉得是乐烟儿抢走了你,但是我现在才明白,就算没有乐烟儿,你也不可能爱上我。而且,她太弱小了,不堪一击,实在是没有意思。但是,却能轻而易举的钳制住你。我想要你这条命,陪我完成最后一件事。”

    “什么事?”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放心吧,很快的。”

    “我要见乐烟儿。”他开出条件,“我要知道她过得好不好,要是她受伤了,我会让你付出血的代价!”

    “好,没问题,我明天就去安排。”

    她慢悠悠的站起身,抓起床上的睡袍,披在了身上,然后转身离去。

    房间瞬间变得静悄悄的。

    夜廷琛寒眸渐渐变得深邃,里面流淌着一抹复杂难懂的光芒。

    很深沉,很可怕。

    ……

    翌日清晨,孟依白照例来伺候她的早餐,依然和昨天一样。

    乐烟儿要她留下一起吃早饭,孟依白没有言语,乖乖坐下。

    她抿抿唇,说道:“孟依白,我和百鬼商量了一个对策,想让你离开,他的化妆术很厉害,应该能蒙骗别人,将你安全的护送到二少那里。”

    话音落下,孟依白微微拢眉,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然后冷冷的说道:“我不走。”

    “我知道你是在担心杜鸿雪,现在杜鸿雪还不在茱莉娅手上,百鬼可以通知夜安珏保护杜鸿雪,然后再将你带走,这样你和你妹妹都安全了。”

    “那你呢?”孟依白平静的问道。

    “她不会对我怎么样的,你放心吧。”

    “你怎么知道?我待在茱莉娅身边很多年,她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不过,你这无异于老虎身上拔毛。你要是稍有不慎,不仅会连累自己,还会害了我们姐妹。我凭什么相信你?”

    “就凭你想好好活着,杜鸿雪也想好好活着!你与其担惊受怕的在这里挨打受苦,来维持你妹妹的安全,还不如永绝后患,直接离开。我可以保证,我有十足的把握,只要你点头,百鬼就会帮你!”

    乐烟儿焦急的抓住她的手,然后真挚的说道。

    孟依白闻言,有些心动,毕竟这个世上,杜鸿雪是她唯一的亲人,她苦苦支撑也是为了她的安全。

    要是有一个办法,可以一劳永逸,让她们姐妹二人放心过日子,她当然想去尝试。

    可是……

    她目光澄澈清冷,就像是冬日没有冻结的泉水,凉凉的,有些冷人。

    她目光一瞬不瞬的落在乐烟儿身上,冷道:“你为什么要帮我?为什么自己不和百鬼离开?”

    “百鬼一靠近我,茱莉娅就会自动监控他的行踪,所以他不能带我走。我去拖住茱莉娅,她无暇分身,这样给百鬼赢取时间,就可以安然带你离开了。”

    “你拖住茱莉娅?”孟依白闻言,狠狠蹙眉,已经嗅出这话语中的危险气息,“你要用什么办法,我留在她身边这么多年,都无法自信的说出这句话,你怎么能有十足的把握?你想干什么?”

    乐烟儿闻言,嘴角挑起一抹轻笑,说道:“你忘了,我是夜廷琛的女人,她留我在这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牵制夜廷琛。所以我和她有很多共同话题,至于我们要说什么,就是我的私密问题了。放心,我不会出事。”

    她抬起手指,对天发誓,小脸满满都是严肃。

    “可是……你为什么救我?难道就因为我是孟依白?要是我真的和你先生有什么的话,也是你先生欠了我,并不是你,你无需如此。”

    孟依白内心有些复杂的说道。

    其实……

    是难受的。

    看乐烟儿如此奋不顾身,她心里难受,因为她知道,乐烟儿这么做,是为了偿还夜廷琛的债。

    他们是夫妻,是一体,所以有债一起偿,有福一起享。

    她看着他们如此恩爱,她心里怎么不难受?只是这些年心上的伤口一直没好,现在疼一疼,也不觉得什么了,反而有些麻木了。

    她看着乐烟儿,目光诚挚。

    乐烟儿只是笑笑:“我想,如果夜廷琛在这,也会和我做一样的决定,我只是遵从他的意见而已。他……其实一直希望你好好活着,而我……也希望你好好活着。”

    这话,让孟依白的身子微颤。

    她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