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744章 出气筒

时间:2017-12-17作者:南棠

    茱莉娅甩开她的脸,力道之大,让她疼的有些难受。

    茱莉娅的手指“无意”的擦过她的伤口,那钻心的疼瞬间传来。

    乐烟儿强忍着痛楚,吸了一口冷气,说道:“你想要听什么?”

    “说你比不上我,配不上夜廷琛……”

    “茱莉娅,你要我这样说,我会以为你是在心虚。”乐烟儿轻声说道。

    “你说什么!”

    茱莉娅的眉毛狠狠地拧了起来,那一双美目瞬间变得狰狞,然后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乐烟儿的脸上。

    乐烟儿被她打的趴在沙发上,久久不能动弹。

    口腔里充斥着鲜血的气息,嘴角也有一丝红线缓缓溢出。

    她擦拭干净,说道:“其实让我说这些话并不难,我确实比不上你,你有家庭背景,你有权利金钱,你有我无法比拟的美貌,你处处比我好,我比不上你,这点我承认。但是,我能不能配得上夜廷琛,这不是我说的算的,夜廷琛说我能配的上,我就是能配得上。”

    “看来,你是不在乎你女儿的生死了!”

    茱莉娅勃然大怒,盛怒的话,一字一动的从牙齿缝里咬出,显得有些气急败坏。

    “我很在乎,但是我也知道,有些事情并不是我求你,你就会改变的。你要是想抓晚晚,我根本阻止不了,而且我也是实话实说而已。”

    “好!好一个实话实说。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就让你们母女团聚。”

    茱莉娅站起身,抓住茶几上的酒瓶,然后一瓶红酒倾瓶而出。

    那鲜红的液体,散发着浓郁的酒香,可以看得出这酒品质很好,也价格不菲。

    现在,就全部倒在了乐烟儿的身上。

    这么冷的天,客厅还会有风吹过。

    她冻得有些瑟瑟发抖。

    耳边,是茱莉娅的冷笑声:“别急,一切慢慢来,好戏还在后面呢。”

    说完,转身离去,那双修长的皮靴踩得咚咚作响,十分具有气势。

    乐烟儿紧紧的抱着哆嗦的身子,回到房间,然后开始换衣服。

    有人在外面敲门,是一个女佣,说茱莉娅派她过来,给她送衣服的。

    这是个新人,第一次接触,那个人应该不会伪装的。

    女佣很年轻,二十出头,是个稚嫩的姑娘。

    她换上干净的衣服,将那件浅蓝色的外套小心晾起,那个女佣看出她的小心翼翼,不由问道:“这衣服很贵重吗?”

    “嗯,沾了红酒渍,也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去干净。”

    “那小姐交给我吧,我去试一试,说不定可以呢,我洗好了烘干了再拿来给你。”

    “真的吗?那真的是太感谢了。”

    乐烟儿喜出望外,将衣服给她,她便拿下去了。

    她在房间等了一个多小时,那个女佣再重新回来,手里拿着干净的浅蓝色呢子大衣,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方法,竟然真的将红酒渍去掉了。

    “真的是太感谢了,谢谢你帮我这个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答谢……”

    她还没说完,那女佣就腼腆的挠挠头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是佣人,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小姐还有什么吩咐,可以尽管提。”

    “孟依白呢?”

    “谁?”

    “就是那个脸上……”

    “哦!你说的是那个出气筒呀。”

    “出气筒?为什么这么叫她?”

    “出气筒”这三个字,莫名的让她心惊。

    “这不是我一个人这么叫的,是大家伙都这么叫的,因为她不会说话,手脚笨,总是惹大小姐不高兴。而且她老说自己不认识一个人,顶撞大小姐,大小姐就经常拿她出气。而且她是我们这最低等的下人,就连新来的地位都比她高很多呢!”

    这也算一大八卦,小姑娘提起的时候精神奕奕。

    乐烟儿的心微微凉着,继续问道:“所以……你们都可以拿她当出气筒是吗?”

    “唔……”女佣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发:“也不能这么说,以前是这样的,但是久而久之也觉得她可怜。每次都被大小姐打的很惨,而且也不给医生,她自己给自己治病。不过她心眼好,佣人们有个头疼脑热的,她都能看看,所以大家对她还是很和蔼的。”

    “那她有笑过吗?”

    “我从来没有见她笑过,她好像没有表情一样,说话也平平淡淡的,听着……怪不舒服的。我们都说她是个怪人,被大小姐打的那么惨,都不吱一声,疼的时候蜷缩成一团,等到人走了又自个爬起来,好奇怪呢!”

    “她经常这样吗?”

    “从她陪伴在大小姐身边,一直都是这样呢!”

    “这样啊,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乐烟儿的心里沉甸甸的。

    女佣说的很笼统,这么多年几句话就匆匆带过,要是细想这么多年这么多天,她到底是怎样熬下来的,是什么信念支撑着她熬下去的?

    乐烟儿不敢想。

    她缓缓闭眼,冰凉的眼泪溢出,凉透到了心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再也没有接触第四个人。

    期间茱莉娅过来找茬几次,将她教训一通,然后在嚣张离去,就像是胜利的母狮子一般。

    很快,就到深夜十二点。

    乐烟儿在等着那个人来敲门。

    果然,十二点一到,敲门声也随即响起。

    “进来。”

    进来的还是昨晚的士兵,身上穿着迷彩服和黑色防弹衣,手上拿着长枪,并不正规,但是也有模有样。

    他看着乐烟儿,脸上染着桀桀的笑意,说道:“期限已经到了,是该分出胜负了。”

    “嗯,你伪装了一天,也该累了。”她轻声说道。

    声音不大,但是却有力的飘到了那人的耳朵里,那人面色微微一变。

    他脸上的笑意渐渐退去,眉宇幽幽拧着,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都猜到了?”

    “早上,再次端早饭进来的是你,对不对。”

    “何以见得?”他染着笑意问道,似乎不以为意。

    “因为我提到了你,你反复说自己不知底细,营造出一种很神秘很强大的样子。其实你这个人自负,对自己的化妆技术也十分有信心,所以提到自己的时候不知不觉就会泄露很多。我和孟依白相处的时间不久,但是也大概清楚,她在这种环境中生活了这么多年,性格早已波澜不惊,怎么会提到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有这么强烈的反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