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718章 被毁容的女人

时间:2017-12-13作者:南棠

    “你行不行呀?还是我来吧?”她走过去,想要自己骑,但是却被夜廷琛阻止。

    他面色难看,压低声音,不悦的说道:”不要和一个男人,讨论行不行的问题。”

    “可是……你确实不行呀……唔……”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他的吻给覆盖,其余的话全部哽在喉咙里,再也没有机会吐出来。

    一番舌吻下来,乐烟儿上气不接下气,一张小脸刚才短暂的窒息,而变得通红,再看到不远处佣人促狭的笑容,她顿时面红耳赤,整个人都在发高烧。

    此刻,耳边萦绕着男人磁性低沉的嗓音,他问:“现在,你觉得我行不行?”

    “行……很行很行……”

    都这样了,她哪敢反驳?

    于是,她继续看着夜廷琛和自行车作战,直到十五分钟后,他才彻底学会,并且运用自如。

    但是,她上车的时候还是心有余悸,小手紧紧的捏住他的一脚,小心翼翼的说道:“等会是下坡,记得按刹车,过红绿灯要小心,要看来往车辆……我……我其实很怕死的,还不想和你共赴黄泉。“

    “我也不想,想同你一起好好活着,所以我一定会注意的。”

    夜廷琛认真的说道。

    很快,骑车出发。

    他们去公园,去河边,去学校……去各种以前没去过的地方。

    但是一天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他们还有很多地方想去。

    夕阳下,他说:“以后还有的是时间,你要是喜欢,我们天天出来。”

    乐烟儿嘴角扬着笑,认真的点了点头。

    夜廷琛的胃不好,不能吃路边摊,就点一份,看着乐烟儿吃。

    她觉得有些不好,不能自己吃着,让夜廷琛看着,这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啊。

    但是夜廷琛说他自有办法,可以尝到这是什么味的,她半信半疑,将一份韩国炒年糕吃进了肚子里。

    吃完后,她正想询问他怎么尝到口味,没想到他的吻轻轻落下,舔走她嘴边的残汁,道:“有些微辣,里面是芝士的,应该有些甜。”

    乐烟儿惊慌失措的捂着小嘴,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发现大家都在认真的吃东西,并没有看向他们。

    她没好气的看着夜廷琛嘴角的坏笑, “公共场合,能不能低调一点?”

    “陷入热恋的人,不都是如此吗?”他反而一本正经的反问。

    “什么热恋?我们结婚相处一年,虽然中间分开了几年,但现在又相处了好几个月,晚晚都已经五岁了,还热恋?”

    “嗯,每天和你在一起的感觉,都像是热恋,以为白敬辰曾经告诉我,热恋的感觉就是想要和另一个人天天在一起,做任何事情,都不厌其烦,所以我想我现在就是在热恋,难道你不是吗?”

    他的眼神太过专注,落在乐烟儿脸上,倒让她有些不好意思了。

    好吧,他既然认为是热恋,那就是热恋。

    其实,他们这是平淡的幸福,就像是温热的泉水,总能让人神经愉悦。

    他们吃完东西,然后再骑单车去电影院,看一场酸掉牙的爱情电影,今天的约会才算是彻底结束。

    而一路秘密尾随的黑色跑车,却停了下来,没有继续追过去。

    黑色的车窗关上,显得里面有些密不透风,昏暗压抑。

    后车座,坐着两个女人。

    其中一个凶狠的捏着另一个女人消瘦的下巴,将她的脸牢牢地贴在玻璃上,言语恶劣凶狠,狰狞的响起:“你给我看仔细了,难道这个人,你没有一点印象吗?”

    那个女人明明吃痛,但是脸上的表情却依然平凡,就像是结了冰的湖面一般,没有任何的感情浮动。

    她的声音也很平缓无波。

    “不认识,一点印象都没有。”

    “你……你是故意的是吗?你怎么可能会忘记他,你装疯卖傻这么多年,你以为我看不出吗?你的嘴巴是牢固,但是我的手段更为可怕,我就不相信你到死不说!”

    那女人气的一把甩开她的头,她的额角重重的磕在玻璃上,瞬间淤青一片。

    但是她仿佛是木偶一般,不会表达自己的情绪,竟然就那么呆愣愣的坐着,没有任何反应。明明狼狈,但是却丝毫不觉得卑微,瘦弱的背脊笔直,美目低垂,看着自己的手,一动不动

    女人看着她的样子,怒火中烧,便一脚踹向司机的椅背,盛怒的说道:“开车!回去!”

    而那瘦弱女人恢复坐姿,坐在车座上,低垂着脑袋,只是一滴泪,悄然滑落,隐藏在黑暗深处。

    接下来的好几天,夜廷琛都带着乐烟儿出去游玩,一开始乐晚晚还愤愤不满,但是到了最后,也就习以为常。

    甚至两人出门的时候,她都懒得站在门口相送。

    因为他们是在秀恩爱,实在是有些辣眼睛啊。

    一点都不避讳自己还是个孩子,当着她的面搂搂抱抱,将乐烟儿女士的豆腐吃的干净。

    她养了好几年的女人,瞬间拱手让人了。

    她怎么有种错觉,自己家养的大白菜被猪拱了呢?

    没错,夜廷琛就是那只猪!

    夜廷琛这次带她去的是布鲁日教堂,当初暂定举行婚礼的地方,现在她们已经举行过婚礼,这次算是故地重游。

    但是没想到,刚到教堂没多久,夜廷琛就接到了夜安珏的电话,说有很重要的事一定要当面谈。

    夜廷琛放心不下乐烟儿,一直等到陈落来了,自己才肯离开。

    让她一个人在外面,他总归是不放心的。

    乐烟儿并没有急着离开,坐在教堂里,看着这富有特色的建筑,感觉上一次看教堂着手婚礼,不是在五年前,而是在昨天一般。

    其实这些天夜廷琛还是很忙的,她去厕所出来,经常看到他打电话在交代公事。

    他要彻底的从那个位子上下来,还要帮夜安珏扫清障碍,怎么会不忙。

    但是经历了上次的事情,他们也明白彼此错过了五年,是多么遗憾的事情。

    其实,人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他们已经浪费了一个五年,还有多少个五年可以浪费呢。

    夜廷琛说要及时行乐。

    确实如此。

    否则老了会遗憾的。

    她听着修女们一起唱诵圣歌,觉得眼明心静,感觉世界都变得祥和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没想到她的身边突然坐下了一个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