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711章 过来,让我瞧瞧

时间:2017-12-13作者:南棠

    清晨——

    冬日的阳光温和的照耀在病房内,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在伦敦过冬了,但是却是第一次和夜廷琛度过这个冬天。

    他们以前刚刚结婚的时候,爷爷去世在十月,而夜廷琛出了车祸在病房,她一个人回到了a市。

    那段时间过得很不愉快,要不是因为肚子里有晚晚,她恐怕也撑不下去了。

    现在,已经十一月了,伦敦的冬天还算温和,阳光也是比较充足的。

    这是她和夜廷琛在一起度过的第一个冬天,她好像陪他看一场雪,也不知道巴黎会不会下雪。

    她站在窗户前面,看着外面温暖的阳光,叹了一口气:“照这个天气,冬天是看不到雪了。夜廷琛,好想和你去看一场雪,你说好不好?”

    她明知道床上的男人无法回应,但是她还是自顾自的说道。

    这几天,她已经习惯一个人自言自语了。

    现在夜廷琛的情况转危为安,但是却没有苏醒的迹象,虽然还是在重症病房,但是却已经不用靠氧气罩,自己呼吸了。

    这已经是很大的幸运了。

    她不是贪得无厌的人,就算他躺在床上一辈子,只要他活着就好,那她也能好好的活下去。

    这就足够了。

    最坏的打算已经做好了,她没什么好怕的。

    “夜廷琛,我们在医院待得时间实在是太久了,晚晚肯定会担心的,这几天打电话我不说,她都能自己猜到。等你的病情再稳定一点,我们就搬回家里吧,妈也很关心你的身体呢!”

    “至于乔尔董事,我要提醒一下夜安珏,他的性格太过张扬,收藏不住。知道你出事,他肯定会急的跳脚的。”

    “阿德也忙了很久很久吧,是时候该给他放个假了,他好像好几天没睡好觉了,看着也挺心疼的,他也有自己的家人呢。我现在一个人也能好好的照顾好你,所以你就放心的把自己交给我吧。”

    “从今往后,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美貌如花,可好?”

    她嘴角扬起一抹温和的笑,似乎想到了以后两人安逸的生活。

    即便,他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但是只要一家三口都还在一起,这样不就好了嘛?

    经历了那么多,她的心也变得很小很小,不敢向上帝要求的太多了。

    只求……

    他不要太早的带夜廷琛离开,再陪陪她,好好地陪陪晚晚。

    乐烟儿瘦弱的小脸轻轻浅浅的扬起温和的笑,这些天她的变化很大,整个人身上溢出沉静的气息,很舒服,温言温语的模样,很动人。

    她慢慢的转回身子,看向病床上的夜廷琛。

    这一看……

    她彻底僵硬。

    病床上的人不知道何时醒来,此刻正坐起身子,深邃漆黑的凤眸一瞬不瞬的摄在自己身上。

    夜廷琛……

    他醒了?

    乐烟儿愣愣的看着他,有些不敢相信。

    夜廷琛看见她惊愕的模样,不禁扬起嘴角,道:“本想好好地回答你的问题,但是却又贪心想要听到你的声音,便没有出声。”

    他缓缓抬手,对她招了招,道:“过来,让我瞧瞧。”

    这六个字,惊得乐烟儿眼泪落下。

    她拖着沉重的步伐走过去,每走一步都像是踩在刀尖上一样。

    她真的好怕,这是幻觉,这是海市蜃楼。

    走到跟前,就会消散的无影无踪。

    最后,她来到床边,小手小心翼翼的放在他的掌心里。

    他的掌心,是热的!

    “嗯?瘦了。”

    他捏了捏乐烟儿那软若无骨的小手,脸上充满怜惜,轻轻一拉,就将她拉到了怀里。

    她就像是受惊的兔子,双手用力的撑着床,生怕自己碰到他的伤口。

    夜廷琛嘴角微微抿着,直接将她完全的纳入怀中,轻轻地道:“不碍事,让我好好抱抱你。”

    他的大手,有力结实,紧紧的环绕在她纤细的腰身上。

    她的身子一如既往的软,小小的,纳入怀中感觉没有什么分量,他不敢用力,怕将她弄疼,但是又不敢抱得太松,免得抓不住。

    他两难无奈,下巴轻轻的抵在她的肩窝上,呼吸着她身上淡淡的清香。

    他闭着眼,贪婪的享受这一切,淡淡的说道:“这些天,可有想我?”

    明明天天见面,但是他却问出了这句话。

    乐烟儿哽咽的说不出话,只能拼命的点头。

    想……

    很想很想……

    她点的用力,怕他不知道一般。

    夜廷琛感受到她的动作,忍不住抱紧了一点,大手穿过她的秀发,抚摸着她的脑袋,轻声说道:“这些天,我也很想你。我扎下去的那一瞬,脑海里什么都没有,偏偏出现了你。就那一个晃神,我减了力道,才没有当场死亡。说来,是你救了我。”

    乐烟儿听到这话,哭的更加厉害了。

    这些天她的眼泪根本就没断过,眼睛一直都是红肿的。

    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知道拥抱着他,不让他离开。

    她浑身颤抖,带着失而复得的喜悦和害怕。

    “这段时间吓坏你了吧?”夜廷琛温柔自责的说道,这些天他一直没有意识,即便如此他也能猜到她过得不好。

    “先前你问我,这个冬天一起看雪好不好?我的回答是好。伦敦的冬天很少下雪,你要是想看,我带你去各地看第一场雪,你若喜欢哪个城市,我们就在哪个城市逗留,你要是厌倦了,我们就回来。你说给阿德放假,我们就给阿德放假。你说要提醒夜安珏,我们就提醒夜安珏,从今往后,你说什么便是什么,我一切照做就好。”

    乐烟儿听到这些话,泪水氤氲,终于克制不住这些天的害怕惶恐,一开始是呜咽出声,最后哭的狼狈,嚎啕大哭,整个病房都回荡着她的哭声。

    夜廷琛心疼的拍着她的背,不断安慰。

    乐烟儿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最后昏昏沉沉的倒在他的怀中就彻底睡着了。

    这些天,她实在是太累了。

    再次睁眼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懒洋洋的夕阳照射进来,跳跃在病床上。

    乐烟儿环顾四周,这是夜廷琛的病房,可是她身边空空如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