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710章 垂危

时间:2017-12-13作者:南棠

    “少夫人,你怎么来了,你身上的伤……”

    “不要管我,他怎么样了?”

    “先生……”

    一提到夜廷琛,阿德的面色瞬间变得什么难看。

    乐烟儿看他这样子,一颗心也紧紧悬起,连忙抓住他的衣服,急切的问道:

    “他到底怎么了?”

    “先生的情况很不好,已经伤及到了心脏,而且药效过量,现在还在重症病房看护,随时都可能陷入危险当中。这三天,先生已经送进手术室好几次了。”

    三天……

    这么说夜廷琛已经昏迷三天了。

    三天的时间他都没有醒过来?

    乐烟儿只觉得眼前一黑,身子软下去的那一刻,阿德紧紧的扶着她。

    “少夫人,你还好吧?”

    乐烟儿虚弱的摆摆手,问道:“他中的到底是什么?”

    “是叫‘魔鬼呼吸’,世上最危险的致幻药,可以控制人的中枢神经,让人变成人偶,是毒品的一种,它致幻的效果比海洛因还要强十倍不止。服用过量就会危及生命,先生现在的状况就是这样,体内还有剩余毒素。再加上先生胸口的伤,还有前段时间的枪伤,现在新伤叠旧伤,先生就算是铁打的身体也熬不住了。医生说了,存活下来的几率百分之……”

    他说道后面,声音微微停顿,看着乐烟儿那苍白的脸色,犹豫着要不要继续说下去。

    “是……百分之几……”

    她颤抖的问道,小手用力的握紧成拳,指甲深深地嵌入肉里,疼的她倒吸一口凉气。

    她的眼睛闪烁着微光,是那么脆弱,红了一片蒙着清澈的泪水。

    阿德不愿多说,怕她遭受打击。

    她一看到阿德那样子,就知道夜廷琛危在旦夕。

    她深呼吸几口气,强压制内心翻滚的痛苦,然后努力保持冷静。

    “我能进去看看他吗?”

    “我去安排。”

    阿德没有为难,现在他们确实需要独处一下,先生也是这么希望的吧。

    乐烟儿很快换上了无菌服,做好消毒措施后才进去。

    一进来就闻到刺鼻的消毒水气息。

    病床上的男人笔直的躺在那,带着氧气罩,但是丝毫不影响他俊容的帅气,只不过蒙上了一层病态的苍白。

    他的呼吸很微弱,胸口起伏的频率也很小,让她提心吊胆,生怕出现什么意外,他就一直躺在这儿,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比自己死亡更可怕的是,心爱的另一半出事了。

    她情愿自己现在死了,也就不必看到这么痛苦的一幕了。

    她上前轻轻的握住他的手,想要和他好好说话,但是话一出口就泣不成声,根本没有发出的机会。

    积攒到现在的泪水,再也没办法忍住,此刻汹涌澎湃地流下来。

    可是那个男人,却已经不会给她擦眼泪了。

    乐烟儿将自己的小脸深深地埋在他的掌心,感受到微热的温度,这才心安了许多。

    就在这时,他的心电图突然上下大幅度的跳动,机器甚至发出危险的滴滴声。

    乐烟儿的心一下子慌了,第一反应就是按呼叫铃,但是还没按呢,没想到医护人员就已经匆忙赶到,连忙做各项检查。

    他们说的专业术语她听不懂,但是她看得懂他们脸上的严峻神色,他们说完匆匆将夜廷琛推上了抢救车,送到了手术室。

    乐烟儿一直尾随在后面,像是丢了魂魄,找不到家的小孩子一般。

    手术室门口,阿德拉住了她。

    “少夫人,里面不能进去了。”

    她听到,也不点头说话,就那么笔直的站在门口等待着。

    她定定的看着那紧闭的门缝,内心不断地在祈祷。

    阿德还有事情要处理,先离开了,中途接到了电话,得知了陈落那边的情况,两人匆匆会面,解决事情后他再返回。

    一来一回已经花费了半个小时。

    没想到回来的时候,乐烟儿还在手术室门口,一动不动的站在那。

    阿德狠狠蹙眉,看着她瘦弱的身子,还有那潮红的脸颊,不是健康的红色,仿佛在燃尽自己的生命力一般,看着让人担忧。

    他上前碰了一下她的肩膀,隔着单薄的病服他都能感受到她那不正常的体温。

    阿德现在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乐烟儿竟然穿着单薄的病服,还有一双拖鞋就出来了,走廊里有串风,她这么虚弱的身体怎么熬得住。

    一开始就从医生那听到她有些低烧,现在恐怕烧得更严重了。

    “少夫人,你现在的状况很不好,还是先回病房吧,不然……先生要是好了,你却倒下了,我可无法交差。”阿德毕恭毕敬的说道。

    他跟随两人这么久,也看的出两人感情深厚,现在有一方生死未卜,对方肯定心如刀割。

    他作为属下,也只能看着,适当的时候劝劝了。

    “能不能把我的病房,安排在他的旁边?”乐烟儿问道。

    “可以。”

    她一颗心这才稍稍放下。

    她害怕,自己一离开的太远,就感受不到他的气息,他就会消失一般。

    她有些晕眩,在阿德的搀扶下才回到病房,就在夜廷琛病房的隔壁。

    她打针吃完药,抵抗不住药效,意识昏昏沉沉。

    她不敢睡,强撑着,生怕夜廷琛发生了什么事,她来不及知道。

    就这样迷迷糊糊的强撑着,一直等了一个小时,才看到夜廷琛从手术室推出来,送回自己的病房。

    阿德来说,他暂时脱离了危险。

    听到这句话,乐烟儿紧绷到现在的神经终于松懈,再也抵抗不住发烧的眩晕,昏睡过去。

    这一觉,她睡得很不安很不安。

    像是陷入梦靥一般,每次闭上眼都能听到夜廷琛的声音。

    他告诉自己,要好好活着。

    这大概是她听过最残忍的话。

    那么温情的说出口,却是让她一个人独活。

    乐烟儿也不知道在医院里待了多久,她的病情反反复复,阿德也时常出现时常消失,似乎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她意识清醒的时候,就陪伴在夜廷琛身边,什么都不做,她说这话,也不管他能不能听到。

    她会按时吃药,按照医生吩咐休息,她要变得健健康康的,这样才能更好的照顾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