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688章 婚书为证

时间:2017-12-08作者:南棠

    夜廷琛回去的时候,乐烟儿已经到家了,夜未央和夜未央带着晚晚出门买新衣服。

    晚晚作为家里最小的一辈,所以格外受宠。

    乐烟儿此刻正在儿童房,这里的一切,都停留在五年前离开的模样。

    只不过,这些书本里面竟然夹杂了更多的书信。

    她当初走的时候可是收拾干净的,每一封信都带走了,保留完好,现在还在家里。

    没想到她走过后,夜廷琛给她写了这么多。

    每一封的开头都是两个字。

    “想你。”

    这两个字,硬生生的戳中乐烟儿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让她看着眼角湿润。

    信的内容很乱,有时候是做了一个梦,关于她的,醒来便记了下来。

    或者是今天在公园散步,又遇到了那一对老夫妻,说很想很想和她那样走下去。

    或者是路过学校,看到了小孩子,在幻想他们的孩子长什么样。

    他道。

    那段时间,他凭借着思念,硬生生的撑了下来。

    她的眼泪缓缓流了下来,突然发觉这信里面竟然夹杂着一张红色的信笺。

    上面是苍劲的楷书。

    落款,是夜廷琛。

    “这是什么?”

    乐烟儿疑惑的说道,却不想门外传来了他的声音:“婚书。”

    乐烟儿偏头看着他,发觉他依着门框,也不知道站那多久了,现在见她看了过来,便支起身子走了过来。

    温柔的指腹一点一点的将她的眼泪擦干净,然后结果那信笺。

    “那对老夫妻后来举办了八十岁的婚礼,他们选择了中式,我去参加了。老爷子苦学书法和中文,给他的老妻子写了一段婚书。我那个时候发觉,这些文绉绉的字,似乎比西方的誓言更加好听,想着当初应该举办中式婚礼,想看看你凤冠霞帔的模样。”

    “那你这算是给我的婚书?有什么用的?”

    “我们还没有领结婚证,这便是我们的结婚证。古代婚书是有法律效应的,你去世后,担心你在下面沾花惹草,所以想到这个法子。于是写了两份,一份我留着,一份烧给了你,让你记着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死人,这辈子是我的,下辈子还是我的!”

    夜廷琛将她揽在怀里,她能听到炽烈的心跳。

    乐烟儿心里酸酸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

    有时候觉得夜廷琛情商低,做的事能把人气死,但是有时候不经意的一句话一件事,却也能让她感动的一塌糊涂。

    婚书……

    亏他想的出来!

    “你才会沾花惹草呢!长得一副祸国殃民的样子,走在路上,女人的回头率是百分百,你还好意思说呢!”

    “我不在乎她们的,我只想要你的目光。”夜廷琛深情温柔的说道。

    乐烟儿脸色微红,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然后道:“不和你扯这个了,毛笔呢?这婚书我不是应该签名画押的吗?”

    夜廷琛拿来了笔墨,她不会写毛笔字,又怕字太难看,毁了这么好看的信笺,于是夜廷琛就握着她的小手,横折竖勾的一笔一划的写着,最后一个两个俊逸风骨的字便签在了上面。

    “我们举办中式婚礼吧,邀请那对老夫妻参加,让他们祝福我们,然后创造自己的幸福,以后也让别人羡慕我们。”

    “好,什么时候结婚?”乐烟儿依偎在他的怀中,那是她最安全的避风港。

    “三天后,一切我来决定,你只负责穿上最美的霞披出现在我的婚礼上就好。”夜廷琛勾唇浅笑,在她的额头上落上轻轻的一吻。

    “这么急?”乐烟儿愣住。

    “不急,我等了很久。”

    这话,他一字一顿的说出口。

    这场婚礼推迟太久了,久到成为心病,耿耿于怀。

    他欠她一场婚礼,独一无二的婚礼!

    晚上等副董她们回来的时候,商量了这件事情,大家举双手赞成。这场婚宴,先不公开,打算结婚后再告知天下。

    婚礼没什么可准备的,因为这五年夜廷琛早已准备好了,她的凤冠霞帔,他的婚书聘礼,婚宴的流程司仪都已经想好了……

    独独缺了个新娘子,而现在乐烟儿终于回来了,他的苦心也全都没用白费。

    “这衣服你什么时候买的?”

    “那对老夫妻结婚的时候,我去找了设计师,按照我两的尺寸做了两套婚服。你穿上试试。”

    乐烟儿看着床上平整鲜艳的红色礼服,对襟衣扣,分上下两褂,上面绣着龙凤呈祥的图案。

    而夜廷琛的那个是深红的边纹和暗金色的图案,没有那么鲜艳,但同样喜庆十足。

    乐烟儿一下子舍不得穿了,决定先洗个澡,再郑重的试一下。

    等她洗完澡出来,看到夜廷琛已经换好了他的衣服,衣服很合身,勾勒出那完美的身线。

    身上内敛沉稳的气息被这暗金色的龙纹升华,更显得威风凛凛,眉眼轻轻抬起,里面泄出无数潋滟的眸光。

    他像是突然从古代穿越而来的绝世公子一般,气势凌厉,在古代应该也会是个身份尊贵的权贵,甚至,是统领一方的王。

    也不知道是衣服衬托了他的气质,还是他凸显了衣服,简直是十分的完美。

    她一时间看痴了。

    夜廷琛摸了摸鼻子:“怎么样?好看吗?”

    “嗯……这位公子打哪来到哪去,叫什么名字,家住何方,可有婚配?”

    乐烟儿走上前,小手轻轻抚摸,那衣服似乎是蚕丝做的,触手冰冰凉凉的。她

    刚刚洗完热水澡出来,身上正燥热的很,一时间竟然爱不释手,从上摸到了下。

    她是摸的开心了,可把某人摸得难受死了。

    他再也克制不住,眼看着理智就要被欲色所覆灭,连忙捏住了她的小手。

    “别乱动。”

    声音低沉沙哑,潮湿不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