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679章 就此告别

时间:2017-12-04作者:南棠

    那怒意,像是火山,滚烫的岩浆在灼烧着她的灵魂。

    余珊珊努力扬起嘴角,笑的美丽动人。

    那笑,是她唯一的保护罩,从未卸下过。

    就算是哭的时候,也一定是最漂亮最骄傲的那一个。

    她扬起眼睛看着他,问:“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呢?我们当初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说好了,各取所需而已。我已经提醒你很多次了,不要动心,否则……你会吃不消的。是你不听劝,爱上了我,现在却反过来怪我?”

    这番话,让白敬辰气的浑身发抖。

    那有力的大手狠狠地扣在她的肩膀上愤怒摇晃,那力道仿佛要将她拆分了一般。

    “余珊珊!难道你就不爱我吗?”

    “爱……很爱很爱……”她轻轻的说道。

    “那你……”他震惊的看着她。

    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实在是太轻松了,他都怀疑是不是真的。

    没想到,她还有接下来的半句。

    “可是我拿得起放得下,我爱你,但是我可以全身而退。”

    我爱你……

    但是我可以全身而退……

    这大概是白敬辰从她嘴里听过最伤人的话!

    她说完这句话后,扬起那美丽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他,白敬辰觉得,第一次看她如此陌生。

    那样漂亮的人,那么狠绝的心。

    那么红艳的唇,那么伤人的话。

    她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微笑,笑的那么帅气和悲凉。

    “余珊珊,我真的怀疑你到底有没有心!我和你这么长时间,五年,整整五年,你丢弃我简直比丢弃阿猫阿狗还要决绝!我是人,我有血有肉,我也会疼!你将我丢掉的时候,难道就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他愤怒咆哮,声音都有些沙哑。

    余珊珊面对他的怒火,只是轻轻一笑:“可是,你不可能这样陪我一辈子啊。我很早就和你说过,我是不会和你结婚的,是你自作聪明,以为可以打动我。但实际上,你异想天开而已。”

    “我……我异想天开?”

    白敬辰听到这话,有些可笑的看着她。嘴角的笑那么荒凉,那么自嘲。

    他付出了五年的真感情,没想到却换来了一句“异想天开”,她到底是以什么样的心情,才能这么云淡风轻的说出这句话?

    “余珊珊,你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原本我以为你的心是寒冰,不管多冷多厚,只要我坚持不懈,早晚有融化的那一天。但是我现在才明白,你的心根本是铁,融不化,根本融不化!你想让我回家娶妻生子是不是?那好!我就如你所愿!”

    白敬辰掷地有声的说道,一声声,凄厉的怒吼。

    余珊珊听着他的话,心狠狠绞痛着,然后轻轻点头,应答着:“既然你答应了,那我就放心了,那我以后也就不过来了。回去的时候小心点,我这些天忙,估计不得空来送你。就此……告别吧。”

    她清清淡淡的说道,然后转身离去。

    白敬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很想冲动的上前叫住她,但是他那仅剩的自尊不准许他这么做。

    这个女人根本就是毒药,你对她再好,她也不是适合自己的良药。

    他眼睁睁的看着她消失眼底,随即传来房门关上的声音,屋子瞬间变得清清冷冷,一派死寂。

    白敬辰再也支撑不住身子,缓缓倒下,痛苦的捂住了脸。

    她怎么就可以这么心狠?

    而余珊珊一个人穿着黑色的大衣,修长的腿上踩着高跟鞋,显得身高更为凸显。

    在那灯光昏暗的路灯下,她人影孤单的行走着,一步步,像是走在刀尖上一样,是那么的痛苦。

    最后,疼的实在是受不了了,她就扬着脑袋看着天,逼着眼泪倒流回去。

    她不哭……

    坚强的人从来不哭!

    ……

    而此刻,夜廷琛一家三口已经回到了家。

    乐烟儿站在门口,推着正欲进来的某人,美目一挑,问道:“你似乎有点不自觉啊?你现在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呢,你可不能进来。”

    “明天我邀请了丁当爸妈过来,要是看到这屋子里没有我的一点东西,你说外人会怎么说?”

    “邀请了丁当爸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乐烟儿愣住,满脸疑惑的看着他。

    “就在路上,我发短信给丁当爸爸,他们一家很开心的接受了。明天中午孩子一放学他们就过来,我们应该今晚要准备了,亲爱的。”

    他嘴角噙着细细的笑,那湛黑的眼眸微微弯下,里面全是戏谑斑斓的笑意。

    就在乐烟儿愣神的时候,夜廷琛已经越过她进来,然后很自觉地走到鞋柜面前,打开从里面取出一双崭新的男士拖鞋。

    哎?他是怎么知道家里有一双备用的男士拖鞋的?

    等等……他怎么进来了?

    “喂!我们还没有任何关系,你进来不好吧!要是被街坊邻居看到了,会说我的!”

    “我和晚晚长得这么像,说不是我的女儿,谁会相信?所以,你这是庸人自扰。”

    他径直走到了厨房,然后倒了一杯水递过来:“晚上的菜有些咸,见你多吃了,现在肯定很渴。”

    她怔怔的看着眼前的茶杯,一时间觉得见了鬼。

    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的杯子放在哪的?

    要是她没记错,这是夜廷琛第一次过来吧?

    她看着夜廷琛走到阳台,很自然的拿起水壶帮她浇花,然后从花架下面取出一包鱼食开始喂鱼。

    做好这一切的时候,他伸展了一下腰身:“今天晚上我住在这里,没有换洗的衣服,你正好有一套男式睡衣,我先穿着,明天早上我让陈落送衣服过来。”

    “等……等等!你怎么知道我有一套男式睡衣?怎么知道我养花养鱼了?怎么知道我的杯子在哪?又怎么会知道柜子里有一双新拖鞋?”

    乐烟儿满脸惊恐的看着他,难道他是神仙吗?怎么对她家了如指掌。

    夜廷琛闻言,只是扬眸笑了笑,一副高深莫测的迷人模样。

    “我有次做梦便是这里,我想应该是我们夫妻心有灵犀。”

    “什么鬼?我和你才不心有灵犀呢!说,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猜的。”夜廷琛说道。

    “真的?”

    乐烟儿满脸狐疑,但是夜廷琛的表情实在是太过诚恳,她竟然觉得应该是对的。

    虽然感觉很奇怪,但是他那么了解自己,真的猜到了也说不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