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664章 我们搬家吧?

时间:2017-12-04作者:南棠

    “你没事吧!”她想要上前,但……还是残忍的停下脚步。

    她用力的捏紧拳头,站定原地。

    “夜廷琛,我对你已经没有感情了,我们并不是夫妻……”

    “没有感情?你每次回应我的吻都会翘一下舌头,刚才你明明就是想要回应我。你说没感情,你连自己都骗不过,想骗我?”他自嘲的轻笑,那凤眸越发的深邃。

    乐烟儿被他说的面色微红,接吻的时候她哪能想的那么多,他竟然捕捉的那么细微。

    但……

    那又怎样?

    她的小手,更为用力,修剪圆润的指甲更是深深地嵌入肉里。

    “我们做过夫妻,对你有点反应不足为奇,我不希望你打扰我们,还请夜先生自重!”

    她转身要走,但是却被他再一次上前,用力的拉入怀抱。

    她刚想挣扎,他的话低沉微凉的传入耳中。

    “那么狠心的拒绝我,你的心不痛吗?”

    不痛吗……

    这三个字如同魔音一般在脑海里回荡,差点让她落了泪。

    她怎么会不痛?

    痛彻心扉这四个字都不足以形容!

    她伏在他的怀里,挣脱不开,声音却蒙上了一层寒霜:“你不要自作多情了!”

    然后,她冷冷推开,然后转身离去。

    夜廷琛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嘴角流露出一抹苦笑,虚弱的倚靠在一辆车上。

    他没有离去追上去了,他的身子太重,意识也渐渐模糊。

    他倒地昏迷的前一刻,似乎……看到了她回来。

    确实是乐烟儿,她走过后实在是不放心,还是折回来看着,见他倒下的那一瞬,她的心狠狠一滞,身体快过脑子,想也没想就冲了上去。

    然后,用自己瘦弱的身子将他牢牢接住。

    夜廷琛虚弱的伏在他的怀中,鼻息微弱的拂过他的脖子,是温热的。

    乐烟儿紧紧的抱着他,心里一下子难受到了极点。

    “明知道两个人在一起那么痛苦那么危险,何必……折磨自己?”

    声音很轻很小,带着深深地无奈。

    最后,她将他送回了病房,一直照顾到傍晚时分才起身离开。

    她接完了乐晚晚,然后再去超市买食材。

    乐晚晚觉得她妈咪情绪很不对劲,平常总喜欢说话,但是开车到现在竟然一直沉默着,而且眼睛微红,有哭过的嫌疑。

    那个便宜爹地没来送,难道是两人吵架了?

    “妈咪?”她想了想忍不住开口。

    “嗯,怎么了?”

    “你和那个叔叔……也就是我爹地……”

    “你都知道了?”

    乐烟儿诧异的看着她,满脸的不可思议。

    其实乐晚晚真的不想表现的这么聪明,不然她会悲哀的发现乐烟儿女士的智商真的很低。

    她苦苦隐瞒了这么多年,就是不想让她妈咪看起来蠢蠢的,但是事到如今也只好摊牌了。

    “乐烟儿女士,你是不是觉得你的计划天衣无缝?是不是觉得联合叔叔们一起骗人很有成就感?我虽然是个小孩子,但是我不是傻子好不好!家里都还有你以前的签名照,你是不是觉得我不识字啊?随便在网上一搜,就搜搜到以前的新闻了八卦帖写得那么相信,我想不知道也很难啊。”

    乐晚晚无辜的耸耸肩,表示她也很无奈。

    “等等,所以你从伦敦那会就知道了是不是?这次运动会你也是故意拉我去的,对不对?”乐烟儿这才后知后觉的说道。

    “呃……其实我和他长得那么像,而且都是高智商,想想……也只有这一种可能了呀!”乐晚晚避重就轻的说道。

    乐烟儿闻言,微微眯眸:“乐晚晚同学,你竟然敢欺骗妈咪,想着晚上还给你做牛排,现在不做了!”

    “真的?谢天谢地!”

    乐晚晚松了一口气,庆幸自己逃过了一劫。

    乐烟儿气的瞪眼,直接推车去付款。

    小丫头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追上去道歉道:“妈咪,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是说你做牛排难吃,实在是我不喜欢十分熟的!妈咪,你听我说呀……”

    乐烟儿根本就不理她。

    乐晚晚站定,道:“其实我一点都不关心牛排的问题,我很关心,你到底想不想要那个便宜爹地?”

    话音落下,乐烟儿停下了脚步。

    “你希望我要还是不要呢?”

    “其实我要不要无所谓啊,只要妈咪不离开我就好了,只是……突然出现一个人和我抢女人……这种感觉,好奇怪啊!”

    此刻,乐晚晚心头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

    自她懂事以来,就开始费心费力的操心这个妈咪了。

    有种自己奶大的孩子跟人跑了的感觉。

    虽然,这形容词有些不对,但是道理是差不多的。

    “抢女人?”乐烟儿闻言无奈的白了她一眼。

    “妈咪,你知道狗刨坑埋骨头的事情吧。哪怕它不吃了,不要了,也会埋起来,不给别人吃。我现在就是这种感觉。当然我不是说您是骨头,我也不是狗……哎呀,总之就是这个意思啦!”

    “有人突然插足我们二人生活,你觉得不习惯是不是?那我们搬家吧?”乐烟儿眼前一亮。

    大不了,她们再回香江去躲几年。

    “搬家?”乐晚晚眨了眨眼,不仅流露出为难的神色,“妈咪……虽然我很嫌弃我同桌丁当姑娘,但是……她是我第一个朋友,我不想离开。而且爹地一直寻找我们,难道我们就要不断地换地方吗?妈咪,我们不要逃跑好不好,就在这个地方住下来,我想在这念书,虽然老师们的智商都不高……”

    这话一出,乐烟儿也陷入了深思。

    晚晚五岁了,这个年纪才刚刚开始上幼儿园,已经算晚的了。

    她之所以和丁当分到了一起,就是因为班级中,她们两个人的年纪最大。

    丁当会经常问她,为什么让晚晚这么晚上学,她是因为生了病,耽搁了一年,晚晚是因为什么。

    她回答不出来。

    因为她在躲避一个人,除了晚晚尚在襁褓的那两年她没有离开香江,后来晚晚会走路了,她就开始东奔西走,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后来晚晚懂事了,就带上她一起了。

    五年了,时间过去这么久,她才敢兜兜转转的回到a市。

    还要赶在他不在的时候。

    这次要是离开,是不是就不会停下来了。

    乐烟儿一时犹豫了,最后无奈的轻叹一声:“好,那就不走了,大人的事情就让我们自己来。我要是不和你爹地在一起,你也不要怪妈咪,好不好?”

    “只要妈咪还在身边就好了。”乐晚晚开心的笑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