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659章 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时间:2017-12-04作者:南棠

    乐烟儿挣脱开晚晚的手,就像是丛林中遇到天敌的幼兽一般,逃的是那样狼狈。

    诺曼没有杀她,甚至还把晚晚的抚养权交到她的手上,只让她答应一个条件。

    远离夜廷琛。

    离得越远越好。

    一个强大的人如果没有软肋,他做事就不会顾忌,也不会输。

    她和晚晚,现在就是夜廷琛的软肋,所以必须消失。

    所以,这五年他做的很好,简直严丝合缝,没有一丁点错。

    她对学校很熟悉,后面是教室,她匆忙的朝着那跑去。

    晚晚顿时急了:“妈咪,你别跑啊!喂,老爸,你赶紧去追啊!”

    其实不用她说,夜廷琛也知道这一刻不能让她逃掉。

    她已经逃了五年了,一个理由都没有,这对他不公平!

    夜廷琛黑眸危险一眯,长腿一迈便循着乐烟儿的方向跑去。

    那一排教室,每一个门都紧紧关着,他一一打开,直到最后一个,被人从里面反锁上了。

    夜廷琛知道,她在里面。

    “乐烟儿,我以为你会想要见我,就像我那么想要见到你一样。”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还是那么平静沉稳,但是往日毫无波澜的声线,这一刻多了一丝起伏,流露着淡淡的背上。

    夜廷琛站定在门前,一手轻轻抬起,抚摸着冰冷的门面。

    他知道,乐烟儿就在这扇门的后面,在认真的听他说话。

    “这些年,我很想你,你知不知道?

    “我一向不信教,但是你走后,我就宁愿世界上真的有神,有天堂,你和女儿在那里过得好好的,只有这样,我才会觉得我的思念有所寄托。我有时会去教堂做礼拜,就是想着,也许这些圣歌,也能传到你的耳中。

    “可是,我又忍不住担心,如果是按照东方的因果轮回,那么你早就已经投胎转世了,你比我走得早,我又该怎么找到你?这样想着,我就恨不得早些死了去陪你才好。

    “我时常梦见你,梦里,你就坐在厨房的台面上,在晨光中笑的很漂亮,然后你对我说‘老公,我回来了’,这个梦,我真的不愿意醒来。

    “你走了之后我才发觉我有很多不好,和你在一起一年多,我都不知道你喜欢什么花,每天去墓园的时候都很纠结。今天是白蔷薇,明天是满天星,后天是粉百合,每天不重样,想着总会遇到你喜欢的。

    “家里给晚晚留的房间还在,我发现里面的信都不见了,我猜是你拿走了。我想,你当时一定很伤心,可是我却没能陪着你。抱歉,烟儿,我一直失职,却很想努力做好,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

    夜廷琛的声音低沉婉转,就像是夜曲轻轻扬起,言语之间有种特殊的魅力,总是能轻而易举的牵动她心中的琴弦。

    有时候,很喜欢听这个男人的絮絮叨叨,那么理性有逻辑思维的人,说到感情的事情,想一句说一句,没有经过思考,是他最真实的想法。

    想她是真的,念她是真的,这些年痛苦也是真的。

    她不在的每一天,对他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乐烟儿在里面听着,泣不成声,拼命地捂住嘴巴,才没有让自己发出声音。

    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夜廷琛,违背了诺曼的约定,他会不会惩罚她们?自己怎么样无所谓,但是晚晚呢?

    她不能拿晚晚的性命冒险啊!

    夜廷琛说了很多很多,但是心里话实在是太多了,他更根本说不完,只好轻叹一声,然后苦笑。

    那笑……

    隔着门扉,深深地撞击在乐烟儿的心里,让她心中最后一道防线轰然崩塌。

    他那么强大的一个人,站直了身子仿佛永远不会倒下,脸上总是冷情寡淡的模样,说话的时候薄唇轻启,溢出来的话如古井无波。

    而现在,他轻叹,他苦笑,像是被折磨的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乐烟儿的身子软软的跌倒在地,双手死死地捂住嘴巴,心痛的揪起,如同蚀骨。

    乐晚晚赶过来的时候,就看见这个男人呆呆的站在门口,一手触摸着冷冰冰的门,仿佛已经保持这个姿势很久了一般。

    她看着,竟然觉得很心疼。

    据她调查,这个男人冷漠无情,雷厉风行,是星星叔叔的哥哥,但是有她在的时候,他们会避开自己讨论这个男人。

    说他是多么的有经商头脑,是多么的有雷霆手段,是多么的强大厉害……

    她偷偷地听着,知道她的爹地是个很厉害很厉害的人,只手遮天这四个字来形容都不为过。

    但是……

    他却宠妈咪入骨。

    晚晚不知道他们私底下是如何相处的,但是一定很刻骨铭心,最起码让妈咪五年了都没有忘记。

    她第一次和妈咪分开睡得时候,搬进了自己的新卧室,全都是粉红色。

    她一点都不喜欢。

    可是妈咪在装修的时候却十分开心,眼中藏着最温柔的光,和看在自己身上是完全不同的。

    她猜想和这个没有谋面的爹地有关。

    她不明白,两个人明明那么相爱,为什么还要分开?

    她鼻头一酸,忍不住云眸弥漫上了水雾,她走上前哭泣的说道:“妈咪,比赛就要开始了,所有的同学都知道我今天会带爹地过来,要是你们不上场,他们会笑话我的!”

    她上前机灵的拽了拽夜廷琛的衣服,给他使了一个眼色。

    明明还在流着金豆豆,但是眸光流转之间,满满都是鸡贼

    夜廷琛微微拢眉,然后开口:“就算你不想见我,但是晚晚呢?难道你要让别人都笑话她吗?”

    这话,让乐烟儿犹豫。

    她想到在更衣间听到的那些话。

    要是自己不出场,那以后还会有人和晚晚做朋友吗?

    可是……为什么是夜廷琛?为什么租来的偏偏是他?

    就在乐烟儿还在纠结的时候,乐晚晚同学继续哭哭啼啼的说道:“妈咪,还有十分钟就要到我们了!就是你,惹妈咪不开心,我把二十块还给你,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了,你是坏人!”

    她哭着喊着,那声音别提多么令人心疼了!

    而夜廷琛默默忍受着,视线一瞬不瞬的看着那紧闭的门。

    心里,紧张到了极点。

    烟儿……

    你还是不愿意见我吗?你知不知道,我的心里有多痛苦?

    自从和你在一起,这种感觉一直萦绕心头,那是因为我患得患失,先前尝过的甜有多美好,现在就有多排斥那孤独的一人世界。

    要是你不在我身边,那夜廷琛……也只是会说话会工作的机器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