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647章 终结

时间:2017-12-04作者:南棠

    这时,倚靠在墙边的诺曼缓缓睁眸,鹰隼冷寒的目光落在他们头上,问道:“你说什么?”

    “长官……”狱警迟疑,最终还是没有多说什么。

    又一个消失过去了。

    这一次狱警没有开口,诺曼已经站直了身体。

    他保持了一个小时这样的姿势,即便他是军人,身体经受过高强度的训练,也觉得有些难受。

    他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你们在这等我,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进来。他……我会亲自押出来。”

    说完,他转身进去,发觉夜廷琛竟然还是保持那个姿势。

    他虽然不忍心,但是法律终究是法律,不理会人情。而且……他已经拖延两个小时了。

    “夜廷琛,我要带你走了,不要反抗,你也不想在乐烟儿病房里闹吧?你到现在还没好好地和她说话,我再给你十分钟的时间,让你和她好好道别。”

    仿佛是雕塑一般的夜廷琛,这一刻终于有了一点点反应。

    “原来……时间那么快,可我才觉得我看她不过几眼而已。没什么好道别的,她若死了,我会去陪她。她不会孤单,我永远都会在她的身边。”

    他怜惜的伸出大手,指尖温热的将她额前的碎发弄好,然后摸了摸她的脑袋,手指插入发迹,温柔的抚摸着。

    “这样就不痛了,我的宝宝最乖了。”

    说完,他凑过去,在氧气罩上面轻轻的落下一吻。

    如果,没有氧气罩,这一吻该落在她的唇瓣。

    这一幕,很动容。

    夜廷琛缓缓闭上眼睛,竟然流下了两行清泪。

    “等我。”

    他轻轻的说出这两个字,然后转身离去,他殊不知就在这离去的瞬间,乐烟儿的眼角缓缓地流下了眼泪。

    他出了门,诺曼说道:“你的女儿就在前面的育婴室,要去看看吗?”

    “没什么好看的,我只想要烟儿活着,要是知道有了孩子会让她变成这样,我当初就不该让她怀孕。”

    他恢复清冷,虽然神情倦怠,但是一双凤眸已经变得深邃可怕。

    诺曼闻言,无奈点头。

    这时,他耳边响起了夜廷琛的话。

    “如果烟儿死了,那么就不必费心救我,让我与她合葬就好。”

    说完,他大踏步离去。

    ……

    此后,乐烟儿所有的病况都被封锁了,医院被武装部队的人层层守护,谁也见不得乐烟儿和孩子一眼。

    夜安珏已经是个“死人”了,根本无法出面要人,倒是副董要人好几次,但是诺曼态度强硬就是不给。

    他们见不到夜廷琛,只有诺曼可以随意的出入监狱。

    每次去,带来的都是好消息。

    乐烟儿还活着,病情慢慢好转。

    夜廷琛听着,人也精神了很多。

    夜廷琛在牢房里待了两个月,这两个月外面可谓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威廉家族失势,诺曼带人一网打尽,将威廉总部全部攻破,最后威廉身受重伤逃走,和走私船只一起出海,追寻了三天三夜未果。

    但即便如此,这英国的第一黑道的雄风已经不复存在。

    而夜廷琛做这些是个人行为,并没有影响l.n.分毫,而夜廷琛入狱,二少“身死”,最后的总裁之位竟然落在了夜未央身上。

    董事会重新洗牌,分割了乔尔的权利,再也不会出现一家独大的局面。

    而卡佩家族开始从商,建立了自己的商会,刚刚诞生,就有了不容小觑的力量。

    威廉家族彻底覆灭,夜廷琛终于不用待在vip监狱里,隔绝和威廉家族的联系。

    两个月后,夜廷琛出狱,第一件事就是要去看乐烟儿。

    “现在她是在医院,还是在家里?”

    几个月清苦的日子,不禁没有折损夜廷琛丝毫的英俊,反倒让他整个人显得更加沉着,淡然的一眼,都有慑人的力量。

    诺曼闻言,咧开嘴淡淡一笑:“都不在。”

    “那她在哪?”他锁眉问道,面色悠然一暗,似乎意识到什么不好的事情。

    “在墓地,巴赫公墓,她病死了,而你们的女儿……也夭折了,走在了乐烟儿的前面,我将她们埋在了一起,是火化。”

    诺曼咬字清晰,一字一顿的说道。

    夜廷琛闻言,面色苍白一片,瞳孔顿时失去了聚焦。

    愣住,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转身他就像是暴怒的雄狮,猛地扼住他的脖子,怒道:“你是在和我开玩笑的对不对?你明明说她过得很好,会笑会闹,怎么可能死了?”

    “这是她的病历单,她真的撑不下去了。但是l.n.还需要你,你总不能留下了烂摊子不处理,等着我来给你处理吧?”

    他的话音落下,一记拳头就砸了过来,诺曼那么强大的硬汉,硬生生的被这一记铁拳砸的狼狈后退。

    嘴里布满了血腥味,他吐了一口血水,然后擦死了嘴角,看着指腹上的鲜血,微微锁眉。

    “我说的是事实,其实你也猜到了不是吗?何必自欺欺人?来人,送他去医院,再送他去墓地,然后你再问问你的母亲,看她有没有亲眼看着乐烟儿和婴儿火葬!”

    他双手扣于腰间,浑身爆发出猎鹰一般的气势。

    他的手下刚想请他上车,但是没想到夜廷琛就像是疯了一样的推开人,然后自己坐在了驾驶室,车子飞快离开。

    他要自己去求证!

    但……

    一切的一切都和诺曼说的一样,乐烟儿死于他离开后的第五天,心脏停止跳动。而就在当天清晨,保温箱里的婴儿也紧接着去世,是副董一手操办了丧事。

    他冲到了巴赫公墓,看到了两个墓碑,上面写着乐烟儿和宝宝的名字,是副董临时取的,叫夜安。

    夜安,平平安安吗?

    真讽刺。

    他当初告诉乐烟儿,她们的女儿叫晚晚,时刻提醒他做错的那些事。

    这个名字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

    到如今,也永远只有两个人知道了。

    “啊——”

    山脚下,诺曼听到了这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呼声,然后无奈摇头。

    “其实,我们这些命早已不是自己能掌控的人,哪有什么资格去获得真爱。夜廷琛,你能得到乐烟儿,已经很幸运了,偏偏……你想长久,这太难了。”

    “唉。”

    最后,他叹息一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