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646章 我带你去看她

时间:2017-12-04作者:南棠

    “好!成交!我本来也没打算告诉她,她现在快要临产了,知道太多不好。但是我很好奇,难道就因为这件事,你将她看的比你儿子还重要?”

    “如果夜廷琛知道我这么做,他会赞成的,因为……他同样不希望乐烟儿出事。而且夜廷琛现在入狱,我就是她的家人,一家人相处怎么能有隔阂?我为了我孙儿的未来着想,我不得不这么做。”

    “原来……是放长线钓大鱼,是长远计划啊!这份谋略我比不过,真心比不过,受教了!”

    诺曼闻言收起了散漫的态度,言语虽然笑的不正经,但是眼眸中也露出了尊敬的思绪。

    两人交谈于此,算是达成协议,没想到外面却传来夜安珏的一声惊呼。

    “烟儿!你怎么了,快来人啊,她……她好像羊水破了……”

    她落在刚好赶来的夜安珏怀中,再也撑不住疲惫的身子了,意识也越来越薄弱,似乎看到了快速奔跑而来的诺曼和明秀夫人。

    原来……这就是当年所谓的真相啊!

    难怪明秀夫人对她那么好,原来是因为愧疚……

    她母亲的死,竟然和明秀夫人有关……

    乐烟儿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一直待在瑟瑟发抖的冰窖里,墙壁很高很高,她爬不上去,也不想爬上去。

    她很孤独,巨大的冰窖里,只有她一个人。

    夜廷琛在哪?

    她在无尽的黑暗里奔跑,却找不到他。

    没有了他,她醒来做什么?

    ……

    诺曼再次出现在监狱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刚从医院回来。

    乐烟儿剖腹产成功,但是产妇却突然大出血,血压不稳,即便输血了,病人还是没有脱离危险期。

    她很瘦很瘦,将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她的身子显得更为瘦小,脸上虽然没有浮现出菜色,但是脸颊的苍白,也看的人心头揪紧。

    很快,狱警将夜廷琛带出来了,他们隔着一个护栏。

    诺曼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说道:“孩子出生了,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太小了,我又是个粗心的大老爷们,那丁点大的东西,我实在是看不出她像谁。”

    “你女儿才是东西。”

    夜廷琛脸上浮现出喜悦的神色,但是一听到诺曼这话,眸光危险一眯,面色顿时冷了下来。

    随即他问:“怎么预产期提前了这么多天,她还好吗?”

    “……她很不好,抱歉,她听到了我和副董的谈话,知道了当年的一切,所以……昏迷不醒,现在人还在医院求生意识非常薄弱。”

    他没有说他和乐烟儿达成合约的事情,因为不想让他有心理负担。

    “你说什么?”

    夜廷琛一瞬间爆发,就像是咆哮的狮子,猛地拍案而起,整个人朝着那玻璃冲去,但是却被牢牢地挡在里面。

    “所以,我是带你去看她的。”

    诺曼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发觉自己心太软了,还是不想看到自己敌人这么狼狈的模样。

    要是乐烟儿有个三长两短,那么夜廷琛肯定随之颓废。

    这么可敬的敌人,他不想失去。

    随即狱警开门放人,他是重要看护的嫌疑人,按理说是不能放出去的,但是诺曼却担下了所有的责任,出了事情,一切后果自负。

    他扫了眼手铐,愧疚的说道:“这个我无法帮你。”

    “别废话,赶紧带我去找她!”他怒吼,像疯了一般。

    最后,夜廷琛随着诺曼来到了医院。

    “就在这间……”

    他的话还没说完,夜廷琛已经冲了过去。

    病房内,护士正在吊水,看到突然冲进来的夜廷琛吓了一跳。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夜廷琛丢了出去。

    病床上,乐烟儿脸色苍白的躺在那,刚刚生过孩子,还大出血,所以脸色苍白。裸露在外的胳膊,白的连里面的血管都清晰可见。

    她仿佛睡着了一般,鼻间带着氧气罩,里面的鼻翼轻轻颤动,胸口也微小的起伏着。

    这轻微的颤动,就像是一记强心针,打在他的心头,让他不安的心才稍稍安宁一点。

    她还活着……还活着就好了……

    他牵起她的小手,手心很凉很凉,在这六月的天,凉的有些钻心。

    他极力用自己掌心的温度,去温暖她,薄唇开启,是心慌而恶劣的声音。

    “乐烟儿,你敢死!”

    几个字……

    像是抽走他的灵魂一般。

    他很害怕。

    全身颤抖。

    堂堂l.n.的总裁,有一天会变成这么狼狈,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女人。

    诺曼在门口看到了这一幕,愧疚之色浮于眼底,这虽然是一个意外,但是他确实有着无法推卸的责任。

    他嗫嚅了一下唇瓣,然后说道:“孩子还在婴儿保温箱,要去看一眼吗?”

    话音落下,如同石沉大海,他仿佛听不见一般。

    他的所有感官屏蔽,只剩下一双眼睛,牢牢地盯着乐烟儿那巴掌大的小脸,心微微抽痛着。

    诺曼无奈的叹了一声气,然后转身离去,将空间留给这对小夫妻。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拖延时间,让他有机会和乐烟儿多待。

    这二十四小时,显得格外宝贵。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诺曼好几次进出病房,都看到一幅画面。

    他紧紧的坐在床边,双手紧紧地抓住乐烟儿的手,竟然一句话也没有。

    不吃饭不喝水,一动不动。

    仅仅一天时间,那个意气风发的男人,变得憔悴易怒,只要有人出声让他离开一下,他都会暴躁不已。

    但如果医生说要个乐烟儿打针,需要他挪一下位置,他顿时变得小心翼翼,然后将乐烟儿的手慢慢的放在被单上,声音轻柔易碎的响起。

    “轻点,她怕疼。”

    这五个字,就连不懂他们故事的护士,也听得心酸。

    任何人都能看得出他爱她,不加遮掩,深入骨髓。

    医生离去后,他又回到她的身边,然后抓着她的手,柔声道:“刚才疼不疼?忍一忍就好了,我在这陪着你,哪也不去。”

    很快,二十四小时过去了。

    狱警出现在病房门口,一脸为难的看着诺曼,迟疑过后说道:“长官……我们要押嫌疑犯回去了。”

    “再等等。”

    狱警闻言,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选择静默。

    又过去了一个小时,狱警再一次开口:“长官……出来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要是上面查下来,我们无法回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