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638章 夜安珏的葬礼

时间:2017-12-04作者:南棠

    她还记得他们初见。

    他穿着红色的格子衬衫,声音故意伪装成鸭公嗓子,左一句姐姐右一句姐姐,将她骗的一愣一愣的。

    再相见应该是在会所里,她和夜廷琛第一次吵架,然后她一个人留在房间,发觉有人在外面窥探。

    一开始,夜安珏扮演的是个坏人,可是被他绑架过后,她才知道他是个可怜人。

    一个人缺乏安全感竟然到了每晚不用睡床,直接蜷缩在角落,便能度过一夜,这种程度……她觉得难过。

    他也有个严厉的母亲,甚至比副董还要恶劣,为了断绝他的梦想,竟然废了他的手。

    他的喜好是绘画,却……再也不能提笔了。

    她见过他的画廊,画的很好看,栩栩如生,所有画都是一个模样,不厌其烦。

    她和夜廷琛分开的那段时间,他一直陪在她身边,给她制造浪漫,给她关怀……

    他是她生命中很重要的人,但是……以后就再也看不到了。

    泪水模糊了视线,她已经看不清了。

    动听的法语从那些修女嘴里吟唱出来,带着祝福,祈祷亡灵能够登上天堂。

    露丝夫人哭的很悲切,夜安珏一直和他母亲不和,要是看到这一幕,会不会很欣慰?

    而乐烟儿也是第一次见到了夜安珏的父亲,留着胡子,有些不修边幅,正在一边偷偷揩眼泪。

    他只提过一次他的父亲,简单的一句,对权利不感兴趣,一切都是露丝夫人掌控。

    她想,夜安珏其实更像他的父亲。

    威尔逊一直站在修女边上,送夜安珏最后一程。

    董事会的那些老头子,年纪一大把,脸上都露出惋惜的神色。

    她听到那些人议论,说二少年轻有为,只可惜天妒英才。

    “可惜了……可惜了……”

    夜安珏一直不愿意相信这个世上还有人关心他,他一直在做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他肯定没想到,自己死去会有这么多人缅怀自己,觉得可惜。

    其实……有很多人关心他,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眼泪……一颗颗的落下,打湿了胸前的玫瑰花,如晨露一般。

    就在这时,门口的礼仪喊道:“威廉家族的兰斯先生前来吊唁。”

    这是乐烟儿第一次知道威廉的全名,叫做兰斯.威廉。

    也就是这个人,杀害了夜安珏!

    乐烟儿愤怒的捏紧拳头,刚好站在门口,直直的起身就要冲过去,但是却被夜廷琛一把拦住,作为主人家回了礼。

    “夜廷琛,就是他……”乐烟儿直直的指着他的鼻子,美眸近乎喷火。

    夜廷琛微微拢眉,将她安抚:“我来处理。”

    威廉看到这一幕,习惯性的抚摸着下巴,然后笑道:“夜太太似乎有些太激动了,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就是你杀了夜安珏!”她压低声音,怕制造混乱。

    闻言,他笑:“夜总听到这话,不打算为我说句话吗?”

    “来人,接待客人入场吊唁。”夜廷琛淡淡的吩咐道,一双寒眸深邃的不得了,里面涌现出可怕的神色。

    威廉和他的眼神对上,眸光微微一暗,瞬间便明白他的意思。

    要是此刻拆穿事情的真相,那么夜廷琛一定不会放过自己。

    算了,他勉为其难的大发慈悲吧,反正他杀了那么多人,不在乎多这一条罪名了。

    而且他也很期待,等到事情的最后,乐烟儿要是知道了这个真相,会怎么样?

    有趣……

    想想都觉得有趣啊!

    威廉嘴角挑着恶毒的笑,眸色深深地落在乐烟儿身上,然后随着接待人员入场。

    乐烟儿看他如此,咬牙说道:“为什么放过这个坏人。”

    “这是安珏的丧礼,让他走的安宁一点吧。”

    此话一出,乐烟儿捏紧拳头,保持沉默。

    但是那一双云眸蒙上清冷的寒意,隔着漫长的空间,狠狠地落在威廉的背后。

    他这种人,根本不配吊唁!

    威廉并没有耽搁多久,有人在他耳边说了几句,然后他就转身离去了。

    紧接着是亚瑟家族,通报的时候,亚瑟并不姓“卡佩”,那为什么他们是卡佩家族?

    亚瑟和诺曼一同出现,亚瑟充满愧疚的看了乐烟儿一眼,但是人太多,并不好打招呼,只好看了一眼便作罢。

    倒是诺曼驻足停留了一瞬,不是看她,而是看向夜廷琛,仿佛两人认识多年一般。

    但是夜廷琛却面色平平,实现都不曾对上,两人的态度截然相反。

    诺曼看到他的态度,忍不住桀桀一笑,然后双手习惯性的掐在腰间,随着亚瑟离去。

    夜安珏的这场丧礼聚集了很多商业名流,他们的丧礼无需宴席,送到墓地下葬就能够结束。

    他们取下胸口的白玫瑰,放在了墓碑前面。

    墓碑的照片是夜安珏咧着嘴笑的模样,坏坏的,一双狐狸眼藏着慧黠的笑意。

    乐烟儿看的出神,耳边传来威尔逊的声音。

    “这张照片是少爷最喜欢的,一早就交给我了,兴许早就知道自己会有这一天吧。”

    早就交给威尔逊了?

    那么早就挑好自己丧礼用的照片,他是以什么样的心情交给威尔逊的?

    她缓缓流泪,然后放下了白色花束。

    “原来,上次就是我们的永别。”

    在训练基地,他们各自冷漠,没想到却成了结局。

    他们跟在人群的最后面,他们要离开的时候,没想到夜廷琛却驻足了脚步,让杭杨先带她离开,劝她不要悲伤过度,对孩子不好。

    她知道夜安珏虽然和他斗到现在,但是兄弟情义却永远不变,夜安珏死了他心里也不好受,所以就将空间留给他们两兄弟了。

    夜廷琛缓缓蹲下,看着墓碑上那笑意盎然的脸,心头抽搐。

    “对不起。”

    第一句,是他向来吝啬的道歉,包含了这么多年的歉意。

    他说了很多,突然耳边传来了脚步声,他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来人的步伐十分有力,一步步踩在地上,发出沉沉的声音。

    最后,那一双军靴停在了他的面前,耳边传来诺曼轻佻的声音:“好久不见,我的敌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