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629章 兄弟决裂

时间:2017-12-04作者:南棠

    双手垂在腰际两侧,夜安珏紧紧地握成拳头,上面青筋密布,关节更是森白可怕。

    他愤怒,但是却没有理由发泄。

    夜安珏眯了眯那狭长的狐狸眼,里面哪里还有半点笑意,早已凝结成了寒冰。

    “因为她喜欢你,所以我知道我抢不过你,我愿意甘心放手,成全你们。但是我把她交给你,不是让你将她置于危险之中,而是爱她好好对她,可是你现在又做了什么!”

    他的话,压抑着怒意,低沉的咆哮声响彻会议室。

    空气中唯有余音,显得有些震慑。

    夜廷琛淡淡挑眉,黑眸里荡漾着可怕的神色,里面一闪而过复杂的思绪,很快消失不见,没有人捕捉得到。

    “她是我的女人,我会好好宠爱,不需要你教我怎么做。”

    “呵……”闻言,夜安珏冷声嗤笑,“所以,你就是这么宠爱她的是吗?将她丢给那个杀人不长眼的恶魔?要是我没记错的话,威廉的妹妹茱莉娅,可是深深的爱着你,她是什么样的人你不会不清楚,乐烟儿怎么会是她的对手,你就不怕出什么意外吗!安全,就那种地方也好意思说是安全,放屁!”

    他粗暴的说道,用力的拍着桌子,气的额角青筋直跳。

    最安全的地方就是自己身边,他爱的女人,就应该由自己守护,给任何人都不会放心。

    这个念头像是雨后春笋,疯狂的涌现出来。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要是没有别的事,就先离开吧。”夜廷琛淡淡的说道,对于他的愤怒像是没看见一般。

    夜安珏有一种,使了全力,但是却只打在一团软绵绵的棉花上面一样的感觉。

    那种无力感,很让人恼火。

    他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姿态,藐视一切,不可一世的模样。以前他崇拜的要命,现在……他只有十足的讨厌。

    他觉得自己就是跳梁小丑,不管在他面前多么卖力的表演,他的眼神也从来不会在他身上驻足,似乎不屑,还没有到他正眼想看的地步!

    夜安珏愤怒的说道:“夜廷琛,我在和你说话,你能不能尊重一下我?”

    “你的话已经说完了,你是在打扰我。”他垂下头,认真的处理公事,声音不疾不徐的从那性感的薄唇中溢出,带着低气压,微微凝重。

    显然,夜安珏干扰了他的工作,他有些不高兴了。

    不高兴……

    他竟然还不高兴了!

    夜安珏用力的捏紧拳头,站直了背脊,冷声道:“那好,我就和你聊一聊工作范畴的事情,我也是集团董事,也是简家的人,相比我很有发言权不是吗?”

    “说。”他的语气公事公办,带着命令的意味。

    “那好,我想请问一下简总收购那么多空壳公司是为什么?这要是被政府知道,你知道l.n.会惹上多大的麻烦吗!”

    他并不知道公司财务,很多重要文件只经过乔尔的手,对外并不透明,所以他不知道这些空壳公司的运营情况,运营的是谁的钱,操作又是谁来操作,但是有一点他肯定的是,这绝对不是合法的!

    只有想要套牌和逃税的公司,才会做出这种事。

    而且一下子收购这么多家,想不引起警方注意都难,他到底在做什么!

    他愿意拱手让出总裁的位置,是相信他有能力壮大l.n.而不是让他胡来的!

    “这是集团高层决定的事情,你现在还不需要知道,等到必要的时候,会公开的。你可以离开了。”夜廷琛淡淡的说道,手上的金笔没有停下,洋洋洒洒的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记得关门。”末了,他添了一句。

    夜安珏闻言狠狠蹙眉,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了,大步上前,直接将文件扔在地上,然后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

    那被佣人熨的平整的衬衫瞬间褶皱起来。

    “夜廷琛,你是不是觉得我没脾气,只会和你小打小闹?”夜安珏怒问。

    “你现在不像是没脾气。”他眸光向下,掠过他的手,暗示他现在的行为。

    即便领子在别人的手中,他脸上还是挂着云淡风轻的模样,似乎毫不在意。

    他的眼神很冷淡,就像是一杯白开水一般,寡淡无味,看向任何人都是一样的,似乎从来没有把哪一个放在心上。

    夜安珏努力了那么多年,从一开始的正当手段到后面的不择手段,所有的一切,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希望夜廷琛能把自己当成一个对手,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没有!

    难道自己就那么不堪入目吗!

    “夜廷琛,或许我错了,从一开始就错了!当乐烟儿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就应该用力的抓住她,不应该把她送到你的身边!既然选了我当总裁,不管是不是你拱手相让,我都应该揽下,将祖辈们的心血握在自己手上!你受伤的时候,我也不该帮你承担家族的惩罚!”

    “你要是死了,我绝对是最开心的那个人!”

    最后一句话,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了出来。

    那声音,带着仇恨的硝烟,弥漫在办公室里,气氛瞬间凝固,变得诡异起来。

    夜廷琛闻言,眉头轻轻锁起,声音寒峭:“那也要等我死了再说。”

    “会的,你迟早有一天会死在我的手里!”

    他松开了他的衣服,后退两步,像是宣誓誓言一般:“我会把乐烟儿从你身边夺走,她的幸福,应该是我给的,而不是你!你没有心,你永远不会明白在你身后追其脚步的人是多么辛苦,你不会明白的!从今往后,女人、地位、金钱……我一个都不会让给你!”

    夜安珏冷冷说完,然后转身离去。

    会议室再一次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夜廷琛坐在旋转椅上,转了个身子,就能看到落地窗外的美景,外面的霓虹灯闪烁,勾勒城市的边缘,冬日的夜有些神秘梦幻,也同样寒彻逼人。

    镜子中倒映出自己的身影,脸上的神情是那样的狼狈。

    他当然知道乐烟儿在哪,也知道威廉另有图谋,乐烟儿是牵制自己做好的软肋,他怎么会放弃?

    但,也正因为此,乐烟儿才是最安全的。

    现在,太多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了,他必须小心谨慎,因为现在他代表的可是整个l.n.,稍有不慎就会和他的父亲一样,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他不能死,不能步入父亲的后尘,他要和乐烟儿一起好好活着!

    这个念头像是疯了一般在心头缠绕,就像是有毒的蔓草,一边要着他的命,一边给他生存下去的斗志,稍有不慎,就会死亡。

    那一双黑眸,转而变得幽邃起来,是那样的可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