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626章 夜闯

时间:2017-12-04作者:南棠

    夜静谧的笼罩着大地,整栋房子都显得十分安静,外面时常有巡逻的人来回走动。

    她刚刚帮明星星洗完澡,将他哄睡着了,自己才准备洗澡,没想到就在这时,窗户边传来一阵异样的声音,像是寒风掠过,又像是人快速走过的声音。

    她心头一肃,转过身去,没想到窗户竟然开了。

    一阵寒风吹了进来,让她情不自禁的缩了缩脑袋。

    刚才……是风?

    她微微拢眉,然后疑惑的走上前,看了眼窗外的景色,这里是五楼,并没有防护栏,夜景没有任何阻挡的呈现在眼前。

    下面是空旷的草坪,人影闪烁,脚步是那样密集,像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一般。

    她顺手关上窗户,刚刚转身没想到一把枪抵在了她的脑袋上,而紧接着她的嘴巴也被捂了起来,发不出任何声音。

    眼前,是一个黑衣人,全身裹在黑色的风衣里面,带着鸭舌帽和口罩,帽檐压得很低,根本看不到里面的容貌。这个男人足足有一米九,碾压的身高,笼罩在她的头顶,就像是黑沉沉的乌云。

    乐烟儿大眼眨巴着,闪过害怕的光芒,眸光飞快的掠过眼前男人的身体,看到了他肩膀汩汩流出的鲜血,将黑色衣服染得更为深沉可怕。

    他受伤了,外面的那些人是来抓他的?

    她还没来得及深思,外面走廊传来密集的脚步声,目的很明确,就是自己的房间。

    这时,眼前的男人发话了:“挡住他们。”

    这话倒不像是乞求,反倒像是命令,语气沉稳有力,虽然受伤了,但气势十足,就像命令自己的奴仆帮他做事一般。

    这声音听着无比熟悉,像是亚瑟的哥哥,诺曼长官的声音。

    她牢牢盯着他的眼,诧异道:“诺曼长官?”

    “是。”男人眼中划过一抹惊异,没想到乐烟儿能够这么快认出他。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传来了阿肯严肃的声音:“乐小姐,麻烦开一下门。”

    乐烟儿闻言秀眉狠狠地叠了起来,然后说道:“他们为什么抓你?”

    “我代亚瑟看看那个吃货。”诺曼淡淡的回答。

    在这紧要关头依然保持着绝对的冷静,让乐烟儿不得不佩服。

    “那你先找个地方躲起来,我去应付他们。”乐烟儿面色凝重的说道,然后觉得有些不对劲,想也没想就抽出了他腰间的匕首。

    男人瞬间机警的反擒拿,一下子扣住了她的手腕,只要稍稍用力,绝对能让乐烟儿的小手交代在这里。

    他没有问为什么,只是一双鹰隼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你受伤了,浴室里全都是血腥味,要是我不受伤的话,有些说不过去。”

    乐烟儿冷冷的说道,然后抽回自己的手,想也没想就往手心上划上一刀。

    他的刀很锋利,轻轻一碰,鲜血就溢了出来,疼痛也随之而来。

    嘶——

    原来自残这么疼!

    她来不及多说什么,连忙冲到浴缸旁边,将自己的鲜血滴在上面,然后抽出毛巾捂着手。

    等她准备好一切,已经过去了好几分钟,等她再次出来的时候,门已经被人敲开了。

    阿肯面色凝重的走了进来,阴冷的眸光落在她的身上,冷冷的问道:“乐小姐,为什么这么久不开门?”

    乐烟儿闻言,无奈的指着自己身上,头上戴着浴帽,身上裹着浴袍,脸上脖子上还是湿漉漉的,明显是一副刚洗完澡,身子都还没来得及擦的模样。

    “抱歉,我正在洗澡,没有听清楚,正要过来看看,没想到你们已经打开门了。怎么,阿肯先生这么急着敲门,还带着这么多人,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阿肯闻言,环顾四周,声音冷沉的响起:“有人闯了进来,怕打扰到乐小姐,所以特来看看,刚才……乐小姐是在洗澡是吗?”

    他的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浴室的门。

    乐烟儿平静的说道:“是的。”

    藏在浴袍里面的手,因为紧张而紧紧的捏着拳头,指甲掐入受伤的肉里,疼的更为彻底。

    她也借此提醒自己,既然决定帮助诺曼,就不能后悔,事情不能有半点差错!

    阿肯二话不说,就直接走了进去,发现浴室没有任何异样。

    里面水汽缭绕,一看就知道有人正在洗澡,浴缸里的水成血红色,边缘还放着切好的水果,空气中氤氲的水汽中,弥漫着浓郁的酒香,其中竟然还夹杂着一丝丝血腥味。

    阿肯的嗅觉十分敏锐,一下子就捕捉到了,然后大步走向浴缸。

    乐烟儿眉宇微微蹙起:“阿肯先生,你要干什么?”

    但是他仿佛听不见一般,还是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手里紧握着腰间的匕首,瞬间拔了下来,狠狠地扎进了水里。

    锋利的匕首穿过深深水幕,扎进了浴缸底,发出了一道刺耳的声音。

    里面……什么都没有。

    “这是什么?”他指着浴缸。

    “红酒泡澡啊,在家里我也是这样的,正好这里有藏酒,所以就试一试了。阿肯先生,不就是找个人而已,动作特太大了,都要把我吓坏了。你要是检查什么就随意吧,动作小一点,孩子已经睡着了。”

    她无所谓的说道,然后走到浴缸边,端起了水果就要离开。

    却被阿肯叫住:“为什么这里有血腥味,是不是有人来过又走了?”

    “血腥味?你说的是这个?”乐烟儿摊开小手,虎口边缘有一条三四厘米的伤口,不深但是也流了不少血。

    她从削好的苹果瓣下面抽出了水果刀,上面还沾染着血迹。

    “刚才手里拿苹果切得时候不小心伤到自己了,我自己都没闻到血腥味,没想到阿肯先生闻到了,真的是太厉害了。我先不和你们说了,我要处理伤口了,马上准备睡觉,孕妇是不能熬夜的,还请阿肯先生的动作小一点。”

    乐烟儿脸上极力的维持着平静,实际上心脏已经狂跳如鼓,如果他们还不走,等血腥味越来越浓,那么一切都败露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