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562章 你这个混蛋

时间:2017-12-04作者:南棠

    “为什么要这样做?你心里最清楚事情的真相,我和林冬陆是被你破坏了,我根本不是第三者,而且你们结婚后我就再也没有刻意接近他,我和他是不是清白的你最清楚。”

    “是啊,我当然清楚!那个男人我爱了多年,他的脾气喜好我一清二楚,不比你少一分一毫,可是他爱你!其实他很早之前就想起你了,没有人知道,他藏得很好,我和他日日夜夜在一起,都没有发现他已经变了。”

    “直到,他在拍卖会上偷偷扣下了你的项链,存在了保险柜了,我把项链给了夜廷琛,没想到他就像发了疯一样,甚至都不愿意在我面前演戏!你是知道的,我有多么爱他,即便他爱着你,我也愿意接受,但是他不给我机会,他差点害死了我,把我关在了暗无天日的精神病院。医生每天都给我打针吃药,想要把我变得和疯子一样!乐烟儿,你说这一切我不找你算账,我找谁!”

    她声泪俱下地控诉着,双目猩红的看着乐烟儿。

    乐烟儿闻言,不禁冷笑一声:“别忘了,当初是你喂他吃药,给他催眠!要不是你,林冬陆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听到这话,白若梅的面色不禁苦涩起来,流下了两行滚烫的泪水:“是啊,我到现在才明白这一切都是他的阴谋,他想要和我结婚,得到白氏企业的帮助,然后夺回广盛地产的大权,到时候再把我一脚踢开,好和你双宿双飞!”

    “这个男人,我付出了一切,一切啊!他就这么对我,都是因为你,所以我不会放过你!”

    白若梅嘴角扬起最狰狞的笑,可怕疯狂。

    现在……她和疯子有什么区别。

    “你到底想干什么?”

    乐烟儿狠狠蹙眉,隐隐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那张大网,正一点点撒下,也许她们,都不过是别人网中的猎物。

    “干什么?你很快就会知道我要干什么,你将我变成这副鬼样子,我也不会让你好过。乐烟儿,你给我等着吧,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要你身败名裂,让你痛不欲生!”

    她笑,诡异的笑像是有毒的蔓草一般,一点点的缠绕在心头。

    乐烟儿的心,骤然不安起来。

    “我来是通知你,我们之间的比赛才刚刚开始。林冬陆,算我输了,这个男人我也不要了,你们……都给我下地狱吧!”

    白若梅轻轻扬起嘴角的一遍,那个弧度……看着是那么的可怕骇人。

    她深深地看了乐烟儿一眼,那一眼就像是看着一个可怜人一般,似乎已经看到了乐烟儿痛苦的下场了。

    白若梅走后,乐烟儿还没有回过神来,她没想到林冬陆竟然那么早就知道自己失忆的事情了,更没想到她的项链在夜廷琛手上。

    他为什么不告诉自己?

    他难道不知道那项链对自己是多么的重要吗?那可是妈妈给她唯一的遗物啊!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因为高烧而显得有些沙哑,但即便如此那声音还是好听得让她心头微微一颤。

    “刚才是谁来了。”

    “白若梅。”她回眸看着他,目光变得复杂起来。

    夜廷琛闻言狠狠蹙眉,他强忍住担心的心情,故作平淡的询问:“你们的关系这么好,还可以和平相处,平淡地见一面吗?”

    “她是来找我下战书的,她让我等着。但是……她还说了另外一件事,她说我的项链在你那里,你还有印象吗?你有一条镶满了一千颗碎钻的项链吗,那是我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夜廷琛的心微微颤抖,但是脸上没有任何波澜。

    乐烟儿用力的捏紧了拳头,步步缓慢,步步坚定地来到他的面前,泪如雨下:“为什么你要失忆,为什么你忘记谁不好,偏偏把我忘记了?你知不知道那项链对我多重要,你知不知道我为了它受了多少委屈,为什么你拿走了不告诉我!你这个坏蛋,你怎么可以轻轻松松的忘记,让别人活的这么痛苦?”

    她再也克制不住自己担惊受怕的心情,扑在了夜廷琛怀中稀里哗啦的哭了起来。

    她死死地揪紧他的衣服,无助得就像是个孩子一般,哭得狼狈,声嘶力竭。

    夜廷琛垂眸看着怀中的人儿,她的眼泪打湿衣衫,灼热的烙印在心头。

    她的哭声像是最锐利的刀子,扎在心上,疼的有些麻木。

    但是,他却不能拥抱她安慰她,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任由她发泄。

    “要是难过就抱着我哭,我不会走。”

    想哭就哭出来吧,只要你觉得好受一点。

    “你这个混蛋,混蛋、混蛋……”

    她一遍遍的骂着,再也忍不住,一口重重的咬在他的肩膀上,是那样用力。

    牙齿锐利的穿透薄薄的衬衣,刺破他的皮肤。

    鲜血……

    一下子蔓延开来,灌满了口腔。

    夜廷琛闷不做声,仿佛咬的不是他自己一般。

    乐烟儿松开了他的肩膀,垂下眼眸,抹了抹眼泪,自嘲一笑。

    “骂你做什么,又没有用,是我活该是我命不好,我爱的男人都会忘记我,都会选择另一个女人!我有什么资格索要公平,从一开始我就不配拥有这两个字。”

    从出生开始,她所遭遇的事情就是不公平的。

    她转过身去,这一次没有让他看到自己的软弱。

    “夜廷琛,其实什么都忘记真的挺好的,不用烦恼那么多。其实……我也想忘记,这样我活的就很轻松了。”

    “我突然希望,你不要记起我,就这样忘记挺好的,说不定我突然死心就想和你离婚了。我真的好累,我快要坚持不下去了,我好想像个鸵鸟一样躲起来,把脑袋紧紧的埋在土里,找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过我自己的生活。”

    “夜廷琛……我走了,你是不是就自由了,就可以和杜鸿雪在一起了。只要我一个人退出,你们都能得到幸福!我当初不退出,害的林冬陆和白若梅变成了这样。我这次还是不愿意离开,会不会更糟糕……我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坚持了,为什么……”

    她想是陷入魔怔一般,脚步跌跌撞撞,身形狼狈。

    她走了出去,竟然是想出门。

    “你要干什么?”

    他追了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