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555章 打断你的腿

时间:2017-12-04作者:南棠

    杜鸿雪猛不丁的听到,被吓了一跳,连忙将手机放在了包里转过身来,看着夜廷琛露出明媚的笑容:“老朋友,打电话聊了几句。”

    说完,她立刻亲昵的走了过去,想要缠住他的胳膊,突然想到明秀夫人说的。要是自己在这么不知好歹,她就会曝光自己。

    算了,还是忍一时吧。

    等明天!

    只要在等十几个小时,乐烟儿就能和夜廷琛离婚了,到时候自己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和夜廷琛在一起了。

    为了以后的幸福着想,她愿意忍!

    她将手放下,有些期期艾艾地转移话题:“廷琛,刚才我看见副董了,她……她好像很不喜欢我,甚至警告我离你远一点,你说,她是不是嫌弃我?”

    她故意说得可怜,想激起夜廷琛的保护欲。

    “你不用管她,我们在一起的事情谁都无法改变。你还没有吃饭吧,我带你去吃饭。”夜廷琛眯了眯眸,藏住最深沉的颜色,平静地说道。

    他知道杜鸿雪有鬼,也查过她的通话记录,但是一个陌生来电,查不出号码,查不出ip,一切都被人做过手脚了。

    他面对的可不是普通的敌人,对方筹谋了很久,甚至在他父亲还在世的时候就觊觎l.n.总裁的位置,害死了他的父亲,但是却没有如愿以偿,现在就将主意打在了自己身上,为什么时隔这么久他并不清楚,但是对方已经出手了,他也不能退缩。

    敌人,远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强大,蛰伏多年,养精蓄锐。

    而且这些年一直藏得滴水不漏,唯一的突破口就是杜鸿雪了。

    所以他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现在敌人在暗,他在明,他的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

    他没有触碰杜鸿雪,和她并肩走着,然后齐齐上了车。

    晚上下班的时候,杜鸿雪真的舍不得离开夜廷琛,但是碍于明秀夫人的威严,她不得不这么做。

    心有不甘的告别夜廷琛,就前往她的新住处。

    而夜廷琛刚刚下班,还没踏出公司的大门,没想到从外面齐齐地涌入了一大堆黑衣保镖,严老体力不支跟不上他们的速度,最后晃晃悠悠的走上前来。

    “少爷,我是按照夫人的吩咐,来请少爷回家。”

    夜廷琛看到这阵仗不禁连连蹙眉,冷声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他话音刚刚落下,所有的保镖齐齐地拿出了一根木棍,放在手里敲了敲。

    好在夜廷琛下班很晚,公司里并没有什么人,不必担心被人看见。但是堂堂一个大总裁,竟然在自家公司的门口被人堵了。

    严老苦笑一声,道:“夫人说,要是你这个小子下班了还不回家,去找那个狐狸精,就让我们打断你的腿,家里已经准备好了医护人员。”

    夜廷琛的眉头蹙得更紧了。

    以他对明秀夫人的了解,他敢相信,自己要是违背了她的意思,说一个“不”字,那些保镖肯定会二话不说上来直接开打。

    原本顺利的计划,现在却节外生枝。

    但是夜廷琛的心里居然有一点庆幸,至少这样,他可以“被逼”对乐烟儿好一点。

    “回去。”

    严老听见夜安珏的回答,不禁连连松了一口气,他年纪大了,不想再掺和到这对母子的争斗之中去。

    上了车,严老便说道:“夫人还说了,少爷以后要早点回来,傍晚六点夫人的人会亲自请少爷回去,如果不按时下班,就打断你的腿。”

    他故意咬重了“请”这个字。

    “她还说了什么?”夜廷琛淡淡地问道,一手撑着额角,有一些头疼。

    严老咽了咽口水,说道:“夫人还说,你晚上要和少夫人一起睡,不然……”

    “不然又要打断我的腿?”夜廷琛清扬眉眼,淡淡地问道。

    他有几条腿,够让明秀夫人打?

    严老闻言苦笑一声:“少爷明白就好。”

    夜廷琛脸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问道:“那乐烟儿呢,一下午她在做什么?”

    “少夫人呀,少夫人很开心,今天打扫卫生了,将家里上上下下都清理个干净,夫人已经将杜小姐东西全部丢出去了,将那件客房改造成了仓库间。”

    她很开心吗?那就好。

    他的眸色变得轻盈温柔,像是夜风一般,轻轻拂过。

    车子很快停在了别墅门口,所有的门都完好无缺,仿佛白天那一幕没有发生一样。

    现在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客厅还亮着灯,不用猜都知道是乐烟儿再等他。

    严老已经识趣地先离开了,屋里没有其余人,他的感情终于不需要藏匿。

    夜廷琛大步上前,看着沙发上蜷缩成一团,穿着卡通棉质睡衣的女孩。

    小小的一团儿,就像是只小猫崽一样,她今天心情很好,所以晚上睡得格外恬静,嘴角还挂着清浅的笑容,似乎在做什么美梦。

    她睡得很熟,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夜廷琛已经将自己打横抱起。

    夜廷琛小心翼翼地将她抱在怀中,她的脑袋靠在他的胸膛,鼻间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他回到了两人的卧室,原本让佣人收拾好她的东西,虽然没有扔掉,但是也放进了单独的仓库,现在已经全部拿了出来,恢复原状,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她应该是洗过澡没有多长时间,浴室里还弥漫着水汽,房间有些湿润,在这初秋显得有些冷。

    他调节了床温,等被窝暖和了,才将乐烟儿温柔地放了进去。

    他正准备转身去洗漱,没想到乐烟儿却一把抓住他的手,喃喃自语道:“不要……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这句话,细细小小,像是呜咽的哭声一样。

    夜廷琛的心狠狠地软了软,想到这些天自己残忍的对待,愧疚就像是荆棘的蔓草一样,在心里遍地生根。

    他看着她恬静的睡颜,大手忍不住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发,乐烟儿这才安静了不少。

    “笨蛋,你为什么那么倔强,你要是答应离婚了,你会轻松很多。请原谅我不能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你,因为只有你痛苦了,对方才能相信我是真的失忆,才能相信杜鸿雪能够控得住我。傻瓜,以前总是担心你答应离婚,后面会爱上别的男人。可实现如今看到你这样,你知不知道我的心有多痛?”

    他温柔的抓住她的手,轻轻的放在了自己的胸口。

    那里的心脏,为一个女孩而热烈的跳动着。

    他这出戏,演的很痛苦很痛苦,她知不知道他的内心才备受煎熬。

    乐烟儿痛苦,她可以哭,可以闹,可以发泄出来。

    他的痛苦,全部都只能和着酒一起咽下去,不能告诉任何人。

    房间一时间陷入沉默。

    夜廷琛俯首,吻上她的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