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话三国之系统为王 第46章 东阿城

时间:2017-10-05作者:空桑剑圣

    离开山阳郡,刘丰一行一路向北往东郡进发,他准备将东郡的人才一网打尽。

    在黄巾起义时,已经登上历史舞台有三大名人。

    程昱,字仲德,东郡东阿人。首批与夏侯惇、曹仁祀于曹操庙庭,地位之高功劳之大自不必说。

    陈宫,字公台,东郡武阳人。吕布账下首席谋士,因捉放曹的典故,为后世之人熟知。

    潘璋,字文珪,东郡发干人。其为人奢侈贪财,但是却有真才实干,多次为东吴立功,深得孙权喜爱,其最著名的就是合肥之战擒关羽关平。

    在绑着满宠离开山阳时,他的友好度直接降到0,变成了死仇关系。

    只要放开他,满宠绝对会想一切办法干掉刘丰。

    见到如此结果,刘丰心中郁闷无比,看来强行绑人才,确实不是可行之法。

    东郡黄巾军的活动比较频繁,带着满宠非常麻烦,不仅要防止他反击,还要保护他的安全。

    对此刘丰非常头疼,杀了又舍不得,留着又是个累赘。

    思索再三刘丰还是准备放了满宠,以后大势已定,再去征辟他吧。

    刘丰亲自给满宠扶下马:“唉,丰求才若渴,久闻伯宁之才,专程赶往山阳。只是为寻找伯宁出仕,不想你我竟然暂时无缘。”

    说话间刘丰满脸失落,这可不是装出来的,对于满宠的拒绝,刘丰确实非常沮丧。

    满宠神色一怔,他自这行人口中,早已知道刘丰去山阳是寻他的。但是自刘丰口中说出,却又感觉有些不同。因为刘丰身居高位,说这种话完全是降低自己的身份。自古以来,哪怕再求贤若渴,也没有几个能做到这种程度的。

    刘丰注视着满宠,继续说道:“本来以伯宁之才,不肯归顺于我,我必定手刃伯宁,以免为他人所用。但是丰爱才如命,不忍心加害于你。今日就放了伯宁,去留请自便。”

    满宠心中一惊,刘丰这意思非常明显,他不甘心只做一个听命于汉室的臣子,有封疆裂土的雄心。此等枭雄人物,一般都是杀伐果断。没想到竟然因为爱惜自己的才能,就决定直接放过了自己。

    满宠心中非常复杂,觉得刘丰有可能是他理想的主公,但是又觉得刘丰性格非常矛盾,不知道所说真假,他决定再观察一下刘丰。

    刘丰亲自拿刀挑断了满宠身上的绳索,又让黄忠取出一些金珠送给满宠以充路资,再让出一匹自路上缴获的骏马用作脚力。

    满宠满脸疑惑,接过盘缠微微一礼:“国相真的放了我?”

    刘丰点点头:“伯宁还是早些去吧,我怕自己会改变想法,那时恐怕想走就难了。”

    满宠稍稍沉默,便拱手一礼翻身上马,一骑绝尘往南而去。

    应该是回山阳郡去了吧,刘丰呵呵笑着,神情非常失落。

    因为失落,刘丰也没有用系统检测满宠,不然就会发现满宠友好度大增。

    “主公,何必为了他一人而患得患失呢?他今日离去,日后必定会后悔无识人之明。”徐福安慰着刘丰,跟随三人中反倒是他最看好刘丰。

    黄忠虽然忠诚满值,也只是觉得刘丰是他的主公,无论刘丰要做什么,他黄忠跟着一往无前就行,这就是所谓的死忠。

    而徐福恰恰相反,他是觉得刘丰将会成为霸主般的人物,才愿意诚心跟随。

    于禁则是因为一直不得志,现在感于刘丰对他的信任与看重。

    “况且程仲德、陈文台两位大才还在东郡,主公必须加紧脚步,免得为他人捷足先登。”刘丰来东郡之前,就向几人介绍过东郡的人才,虽然此时都没有什么名气只是简单介绍,但众人也看出了刘丰的重视之意。

    几人其实都非常好奇,刘丰为何知晓如此多人才,他们都尚未蒙面而且名气不显。

    于禁也更加肯定了刘丰对自己的看重,因为他也是刘丰千里迢迢寻找的人才。

    “元直所说有理,是我一时迷了心智。”

    刘丰重拾信心,他是注定要称王称霸的,岂能为了满宠一人而丧失锐气!

    心态已经改变,刘丰身上气势也跟着变化,竟然生出一丝淡淡的王者霸气。徐福见此心中更是欣喜,自己看中的主公,果然不是一般之人。

    没有了满宠的拖累,四人四骑速度快了一倍不止,不多久便进入了东郡境内。

    东郡黄巾肆虐,并不是黄巾大军到了,而是许多谋利之人,响应黄巾起义。各部曲头上绑上一条黄巾,便四处烧杀抢掠,趁机增加自己的财富与势力。

    东阿县丞王度也是如此,烧掉县中军械仓库,县令吓得弃城而逃,整个东阿陷入王度之手。不过整个县城百姓大多已经逃离,只留下了一座空城给王度,王度恨不得一把烧了整个城。

    刘丰一行到时已经晚了,东阿城已经被王度占领,不可能进城去寻程昱。

    幸好有不少流民逃亡,通过他们得知大部百姓,已经逃到了城外东面的渠丘山,刘丰便跟随着又辗转来到渠丘山。

    程昱在东阿名气很大,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刘丰以金钱开路,在乱民中很容易就打听到了程昱的下落,没多久便寻到了程昱。

    “在下冀州刘丰,字茂甫。见过程仲德先生。”刘丰恭敬地对着程昱行了个大礼。

    程昱是个中年文士,正忙得满头大汗,安抚着混乱的百姓,身上衣服也划破多处他依然无觉。刘丰心中肃然起敬,现在这个天气虽说不上严寒,但是也绝对不会热,程昱确实是个值得尊敬的人。

    县令都怕死跑了,反倒是白身的程昱在聚拢这些流民,并安排人维持这里的治安,不然还不知道这里乱成什么样。

    程昱虽然不认识刘丰,但是也礼貌地回上一礼,并不因为刘丰的年轻而看轻他。

    “不知茂甫找我何事?这里条件太差,也没法招待贵客。况且还有许多民众需要安置,我也没有太多时间来招待。”

    不做作,不虚假。

    刘丰敬意更重,程昱的品德真的没得说。

    “不知仲德先生为何将百姓安置于此?”刘丰也不啰嗦,直接切入正题。

    “百姓终需一寄身之所,渠丘山离东阿城不远,暂且在此驻扎,夺回县城方便迁回城内。”程昱觉得这是最安稳的方法。

    “先生此言差矣,丰以为根本不需驻扎于此。”

    刘丰语出惊人,直接否定了程昱的看法。

    想要招揽这种阅历深厚的谋士,只能出奇招以行动说服他。

    程昱神色有些不悦,但是看刘丰不像是开玩笑,便郑重请教:“昱愿闻其详。”

    非常抱歉,今天太忙了,只有一章,希望兄弟们谅解。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