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路华娱 第004章 一大串黑线

时间:2018-02-24作者:君王带笑

    “对,这样我觉得很合理,在商言商,咱们谁也不欠谁的,就这样我都还得感谢高先生和宋总的提携。”

    桑其乐自然明白高小菘以这句话做为开场白的原因,因为在这会儿见面之前,两人就已经通过一次电话,还就上次提出的条件浅谈了一下。

    而当时他提出的条件,是不签约,然后还让华纳麦田免费帮他出一张唱片,但最终的所得利益他则要大幅让步,双方一九分,他一对方九。

    可以说,这个条件感觉有点像是在讹人,且不提分成的问题,不签约还想让别人免费帮你发歌,凭什么?

    当然,桑其乐也不是个傻子,他会提出这样的条件,其实就是一个拒绝态度。

    只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今天高小菘还真来了电话,委婉说先前那种条件很难办,但转而又提出了另外一个条件,刚好已经想通想要改变的桑其乐自然就顺势而为的答应了下来,这才有此刻的面谈。

    “那就好,那就好,对了小桑,你也别先生先生的称呼,听着不太习惯,强烈建议你叫我老高就好,毕竟你这么年轻,这样称呼还显得我年轻一点,哈哈!”

    听到桑其乐这样的话,高小菘先是松了一口气,随即还故作轻松的侃了自己一句。

    “别别别,我还是称呼高老师吧,称呼老高……好像是我吃亏,毕竟高老师你可算是叔叔一辈的。”

    同样笑侃了一下,桑其乐自然不可能真叫高小菘老高,最终还是用了一个“老师”的后缀,内地圈子似乎流行这样喊,他也落个俗套就好。

    “哎呀,我也没这么老吧,我一直都觉得我还挺年轻的,算了算了,可能还是小桑你太年轻,比不了啰!”

    相互两句轻松的话语后,让高小菘也彻底放松下来,心道上次只是简单接触的桑其乐看来也是挺有意思的一个人,虽年轻,情商却很高,说话拿捏得当,也算是比较难得。

    而关于上次的事情,期间虽有一些曲折,但结果却是皆大欢喜,刚好合了他的意。

    要说上次桑其乐提出来的条件,他并非不明白对方是有意拒绝,但他这人有时候就是有个毛病,心里一点都不能装事,要不然就跟挠痒一样难受。

    因此高小菘就跑去找合伙人宋科商量,在一番争执下,后者就提出可以不签约,也可以发唱片,但必需要桑其乐自费,华纳麦田可以用渠道进行双方之间的合作,还说这是最后的底线。

    两人做为多年的老友,高小菘也很了解宋科的脾性,明白再怎么争执下去大概也是这么个结果。

    最后有点意兴阑珊的他,也是聊胜于无聊的给桑其乐打了一个电话,万万没想到还真得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答案。

    当时,高小菘都有确认过好几遍,这才相信自己并没有听错,或是出现幻觉什么的,虽然到现在他都没想通对方为何会转变了态度,但这些其实也不是那么重要,反正结果是完美的。

    同一时间,坐在旁边轻轻眠了一口咖啡,并默默听着高小菘和桑其乐说话的宋科,对于后者的言语,心下也是有点小意外。

    他自然是第一次见到桑其乐本人,但之前通过高小菘描述带来的印象,让他觉得对方似乎是一个有点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愣青头,还真是什么条件都敢提,也不怕闪了腰。

    直到后来又听说还是个学生,年龄也不大,明显没什么社会阅历时,宋科这才愿意提出一个条件来,要不然这事完全没得谈。

    真说起来,他一直都觉得高小菘有时候会有一点义气用事,从对方突然就从清华毫无征兆的退学就可见一般。

    更好笑的事,他这老友退学后又跑去考了电影学院,结果还没考上,每每想到这一点宋科都乐得不行,也变成了他开涮高小菘的一个常年老梗。

    但不管怎样,此刻见了比想象中还要年轻的桑其乐后,加之对方刚才那句“在商言商”的话,让宋科一下子就升起了极大的好感,也端正了自己本来有些敷衍的态度。

    看来对方年轻归年轻,却并非真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上次多半是真的想拒绝高小菘才会提出那样的一个条件来,到是又突然转变了态度,让他还是比较意外。

    想到这里,宋科就觉得如要认真谈合作,他好像很有必要先确认一些情况,这样对双方都有好处。

    待快速闪过这些念头后,宋科也没再啰嗦什么,刚好在高小菘语落之后顺势插话道:“那个,小桑同学对吧,能否冒昧问一下你今年多大了?”

    “呃,已经满了十六周岁。”

    突又听到宋科的言语,桑其乐到也没迟疑什么,当即如实回应道。

    “所以你还在上高中吗?”

    “不是,目前大二。”

    “啊?你都上大学了?”

    旁边,当高小菘听到桑其乐都已经在上大二时,就下意识脱口而出的插话反问了一句。

    “对。”

    轻轻点了点头,桑其乐对此也没多言。

    说实在的,他真不太喜欢和别人谈论自己已经上大学的事情,因为这样总会让他觉得有点不太自在。

    “那你岂不是十四岁就考上了大学?”

    正处于有点震惊中的高小菘一时间也没察觉到桑其乐语气中的意思,又跟着追问了一句。

    “好像是这样的。”

    闻言,桑其乐给出了一个略显机械性的答案,貌似又掉到了套路上去,每次都是这样,很无奈,莫奈何。

    “没想到小桑同学还真是给了我们一个意外惊喜,方才冒昧问年龄的问题,也是出于对双方合作的一个确定,毕竟唱片的事情一但确定下来,肯定是要走正规途径的,相信小桑同学也是能够理解的。”

    高小菘一时没注意到桑其乐话语中意思,旁边同样十分意外的宋科到是很快就察觉到了一点什么,因此赶紧主动岔开了话题,不给高小菘继续说话的机会。

    “没事,这些都是应该的,今天我们可以先把合作细节谈好,等到签定合同时我会让家里人一起到场的,到是资金方面大概需要一个什么数字,宋总你是行内人,还望指点一下。”

    大家都是聪明人,见宋科主动站出来说话,桑其乐也乐得轻松,还将就问出了自己想问的话。

    “行,按目前的行情,发行一张唱片大概需要……”

    闻言,宋科也没啰嗦什么,开始详细给桑其乐解释起来。

    而一边总算回味过来的高小菘也觉得自己稍微失了分寸,全然没注意到桑其乐的细微反应,但这也没什么好纠结的,直接揭过就好。

    因此,他也很快就在宋科后面时不时的补充起来,一起谈起了正事来。

    …………

    “那个,我约了朋友吃饭,晚上可能不回来了!”

    京城,某住宅小区内,刚刚回家不久的范兵兵带着满脸的不自然留下一句话之后,就头也不回的匆匆夺门而出。

    待到一口气下到楼下,又狠狠吸了一口外面的冷空气,还抬手压了压头顶的帽檐时,她才放慢脚步的向着小区外面走去,心思也颇有点小纷乱。

    范兵兵大概打死都没想到,刚刚拍完戏回到家的第一时间就遇到这种尴尬无比的情况,表面看似正常,也没什么特别的画面。

    但老妈老爸尽管一直在强装镇定,但些许不自然,还有微微不太整齐的穿着打扮,无一不证明有可能……

    作为一个成年人的范兵兵,自然不知道还能说什么才好,或许这就是和父母住一起的潜在“风险”,尤其是她这种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突然回家的人,更是如此。

    看来,她真的应该搬出去一个人住了,免得自己尴尬,也免得父母尴尬。

    …………

    “老范,都怪你!”

    同一时间的楼上,同样有点不太自然的范妈抓起沙发上一只靠枕就朝着范爸扔了过去。

    “嘿,这又关我什么事啊?还不是你……再说了,我怎么知道女儿什么时候回来,她拍戏时间又没啥规律,我能怎么办?”

    被靠枕砸了一下的范爸心里也是有点无语,本来也收拾得差不多了,就因女儿回来太突然,莫名让两口子不自觉的紧张了一下,瞧这破事给办的。

    “哎,你说要不干脆让女儿搬出去住吧,反正现在条件也好了不少,也不用再这么精打细算。”

    本来就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范妈也明智的没再多纠缠什么,还很快就换了一个话题。

    前两年,差不多就九九至〇〇年中间的一段时间,因为要帮女儿和琼姚打解约官司的原因,虽然最终从一百万谈到了二十万,但也几乎清空了家里所有积蓄,而在这京城生活也不是那么容易,因此全家就一直住在一起。

    然今天突发的意外,到也让范妈反应过来,也是时候分开住了,免得重蹈覆辙。

    “行,那回头你去跟女儿说吧!”

    点了点头,范爸自然不会反对什么,并且他也觉得这样处理最好。

    …………

    “哎,冰冰姐,你怎么来了?”

    听到敲门声,打开房门,待看到一身黑衣还戴着帽子的范兵兵时,桑其乐下意识的就问出了口。

    “怎么,不欢迎啊?那我走好了!”

    “噢,那慢走,不送。”桑其乐抬手,并挥了挥。

    “呃……”

    当听到这样的话,范兵兵额间直接出现了一大串黑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