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归藏剑仙 第一百二十二章 十年不晚(第二更~)

时间:2019-05-15作者:凤箫声动

    所以狼鸮道人绝对不用愁会没有人买这些法术。而这些法术,每有一个人购买,狼鸮道人便能得到一部分钱,再加上在这个牟取暴利的过程中,狼鸮道人占得是大头,所以这么多年下来,狼鸮道人暗地里积累了大量的财富——虽然与门中的引日期长老还有些差距,但和与他同级的融月期长老,却要远远超出了。

    狼鸮道人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使得自己的实力超过了正常情况下自己的天赋所能达到的极限。要不然以他的天赋,绝对达不到融月期巅峰,更无可能坐到传功阁管事的位置。

    原本做这种事是很容易被人揭发的,但狼鸮道人这人实在是太谨慎了。

    他在挑选法术的过程中就很谨慎,只会对那些看起来价值不高实则不然的法术中进行挑选,这样一来,即便这些法术最终没有被收录,提供法术的门人也不会产生怀疑。并且,他还不贪心,一两年时间才会挑选出一门来——也幸亏贩卖法术是一本万利的营生,要不然仅靠一两门法术,还真聚敛不起那么多的财富。

    不仅如此,接下来的环节中,狼鸮道人同样十分谨慎——帮忙送法术的自己的大弟子,选的地点是远离归藏郡的洛南郡,一起他合作的商人也是特意经过信誉有保障行事够谨慎的大商人。

    正是因为狼鸮道人如此谨慎,又如此能克制自己的贪欲,所以这么多年下来,才没有人发觉。

    当然了,狼鸮道人能做成这件事也是他自己有本事,因为想要做成这件事,首先就要由独到的眼光,能看出看上去价值不高的法术的真正价值,这不是一般修士能做到的事。

    光就这一点来说,宋明庭对狼鸮道人还是服的。狼鸮道人的这份能力,这份谨慎,一般情况下,确实很难被发现。但谁让狼鸮道人好死不死惹到了他呢?

    他因为有着先知的优势,天然的就知道了很多本不应该知道的事。

    “前世”的时候,狼鸮道人的事是在七年后爆发的,这件事当年在他们忠恕峰是一件不大不小的丑闻,所以他对其中的细节很清楚。要不然的话,他想要扳倒对方,恐怕还要费很大的工夫,根本不可能像今晚这样,轻轻一推,便将狼鸮道人拉下马来。

    狼鸮道人“倒卖”的虽然不是他们归藏剑阁的核心法术,可即便如此,这罪名也足以将其从传功阁管事的位置上拉下来了。因为“法不传六耳”,任何一家门派对于泄露本门法术的行为都是深恶痛绝的,泄露门派法术几乎与叛门无异。

    狼鸮道人的行为虽然罪不至死,可也绝对不可能继续在传功阁管事的位置上呆下去了——也亏得他还没有利令智昏到泄露师门核心法术的地步,要不然这惩罚可就不仅仅是夺去传功阁管事职位那么简单了,多半会被废去修为,幽禁至死。

    宋明庭手中剑诀一变,蕲蛇剑陡然上升,冲出了树林。

    为的就是将中年剑修引来,因为中年剑修就是龙川府剑阁的阁主。

    他估摸着此刻那龙川府剑阁阁主肯定正在对柳回风进行盘问,没错,那中年剑修就是龙川府剑阁的阁主。他故意将动静闹得这么大,为的就是将这位师叔引来。

    只要将人引来,那狼鸮道人这些年做的勾当就铁定会被揭发出来。因为柳回风半夜三更与人在荒郊野岭碰头这件事摆明了很可疑,以一府阁主的智慧,不可能想不到这一层。而且这位阁主并不是有斐道人那一派的人,而是他们这一派的人,所以在发现柳回风在替狼鸮道人“倒卖”法术后,这位长老是绝对不可能帮狼鸮道人进行遮掩的。

    当然了,也幸亏柳回风与人碰头的地方是在龙川府城附近,要是在某个县城附近,他要揭发此事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多半还要多费一些手脚。因为他们归藏剑阁有规定,郡剑阁阁主要有引日期修为,府剑阁阁主要有融月期修为,而县剑阁阁主要有摘星期修为。

    柳回风与人接头的地点若是在县剑阁附近,那他即便将人引来,对方恐怕也是拦不住柳回风逃跑的。而若是在郡剑阁附近的话,柳回风倒不成问题了,但他要逃跑恐怕就成了一个问题了。

    宋明庭迎着晚风,向着前方飞去。完成了一次小小的报复,此刻他的心情无疑是快意的。但这快意很淡,持续的时间也不长,很快便消失了。因为这件事根本就不重要,他从“重生”归来之后就精心策划,做了众多准备才得以以冰魄人偶之躯下山来,为的可不是给狼鸮道人一个教训,说实话,今晚的是根本就是顺手为之,一开始根本就不在他的计划内。

    再说了,他堂堂一名我道期真人,格局怎么可能这么小,为报复了一名融月期真传长老就沾沾自喜?

    夜色冥冥,星汉迢迢,蕲蛇剑玄色的剑光在黑夜中几乎与夜幕融为了一体,最终消失在夜色之中。

    ……

    归藏山,忠恕峰。

    这段时间,忠恕峰发生了一壮不大不小的丑闻,那就是忠恕峰传功阁的管事长老狼鸮道人被革去传功阁管事之职这件事。

    虽然这件事师门处理的很隐秘也很迅速,根本没有声张,但天下没有密不透风的墙,很快,狼鸮道人被革职的原因便流传开来了,原来这些年来,狼鸮道人一直利用职务之便在“倒卖”着门派的典藏之法和他派之法。

    这可是绝对的丑闻啊,对上一辈的长老们来说可能不算什么,因为他们活得久,见得也多。可对年轻一辈来说,却还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事,所以一时间,好是热闹了一番,大家既有因亲历大事件的莫名激动,也有因这件事是一件丑闻而感到羞耻——这些日子以来,折梅峰弟子可没少拿这件事对忠恕峰进行嘲讽。

    其他人因这件事而产生了不大不小的震动,但一手促成此事的宋明庭,却一副局外人的架势,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扑在了自己的事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