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归藏剑仙 第八十五章 被抓现行

时间:2019-05-15作者:凤箫声动

    楚狂歌脸色微变,但勉强维持住了表情,没有失态,他做出一副坦然的模样,装傻道:“碧水师叔,这么巧啊,你也来取翡翠泉啊?我和师弟也是。那个,师叔,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和师弟就先告辞了。”

    宋明庭心底一叹。

    这位碧水师叔是井月峰的真传长老,实力强大,一身修为虽然没有臻至我道期,却也达到了引日后期,是井月峰排名前十的真传长老,在她面前,他和楚狂歌两人根本连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二师兄肯定是在盗取五莲泉的时候被碧水师叔发现了!宋明庭在内心扶额道。

    他觉得多半是他二师兄过于自信了,以他二师兄现在的修为根本难以理解引日期修士手段之强大莫测,以为有了障目天叶就万无一失了,殊不知一不小心就会被发现。刚才他二师兄在盗取五莲泉的时候肯定得意忘形了,以至于被碧水道人发现了破绽。要不然以障目天叶的效果,即便是碧水道人也不可能发现端倪。

    碧水道人寒着脸,飘身一闪,就来到了两人的面前。她将手往前一伸,露出一截皓白的玉手,淡声道:“把东西交出来。”

    楚狂歌一脸惊奇加疑惑:“什么东西?碧水师叔,你在说什么啊?我跟师弟一直在这儿取翡翠泉啊,上了山后就没到别的地方去。”

    他演的倒是挺像的,但其实后面这句话其实完全没必要,刻意强调自己一直没有离开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不过也不能怪楚狂歌应对不当,他这人虽然脸皮天生比别人厚一层,也惯会演戏,但毕竟是第一次面对引日期修士的质问,这引日期修士沉下脸来的气势可不是那么好承受的,楚狂歌即便是天生的戏精,紧张失措也是在所难免的。

    眼下这种情况,他能不明显说漏嘴就已经不错了,指望他做到滴水不漏,那根本不现实。

    碧水道人淡淡的瞥了楚狂歌一眼,也不说话,把手一招,就见已经被楚狂歌藏起来的替身傀儡飞了出来,落到了碧水道人的手中。

    楚狂歌一脸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动落入碧水道人手中的替身傀儡,根本不能理解引日期高手的强大手段。但既然连替身傀儡也被搜出来了,楚狂歌也就没辙了。

    他站在一旁一阵抓头挠耳,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倒是宋明庭,显得比他镇定多了。碧水道人意外的看了宋明庭一眼,然后朝楚狂歌问道:“你是怎么突破五莲泉边上的禁制的?”

    其实她更想问的是“你是怎么瞒过我的感知的?”她之所以能发现有人在盗取五莲泉说起来也是机缘巧合。刚才她正好在五莲泉附近——倒也不是刻意在那边守护,只不过五莲泉这种天地钟灵的自然奇珍附近,灵气天然的要比别处浓郁精粹,一般而言,风景也是奇佳,极为适合修炼。

    所以她其实只是在附近打坐修炼而已。但在打坐的过程中,她忽然发现五莲泉在一点点变少。五莲泉是地涌泉,就很小的那么一股,不过两三尺方圆,所以哪怕只是取了一葫芦,水面的变化也挺明显的——以引日期修士的目力来说很明显。

    但当她用神识扫向五莲泉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不仅是神识,就连眼睛、耳朵、鼻子也完全感知不到,就好像完全没这个人似的。

    不过她也不是毫无办法,当即她就释放了一个大范围的侦测法术,正好将楚狂歌显现身形收回替身傀儡的一幕看在眼里,所以她便过来了。但她还是想不到楚狂歌究竟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能瞒过她的感知。

    楚狂歌有些讪讪然,但却只顾着呵呵干笑,并无拿出障目天叶的意思。这时,站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的宋明庭开口了,他对碧水道人说道:“碧水师叔,我们用的是障目天叶。”

    “障目天叶?”碧水道人秀眉一挑,接着脸色微变。她显然是知道障目天叶的,也知道这是谁的东西。

    “拿出来我看看。”碧水道人蹙眉道。

    楚狂歌看了宋明庭一眼,用眼神发出了“你怎么把障目天叶也招出来了?”的疑问,但这会儿宋明庭既然已经“不打自招”了,他也只能将东西交出去了。

    只见碧水道人将手一展,障目天叶就从楚狂歌手中脱手而出,落入碧水道人的手中,碧水道人将手上的障目天叶看了几眼,脸上闪过一缕“果然如此”的嗔怒之色。

    楚狂歌回头又瞪了宋明庭一眼,宋明庭脸上露出无辜之色,但其实他是故意这样做的,因为他已经猜到障目天叶的主人是谁了,而他之所以主动说出障目天叶的存在就是逼障目天叶的主人尽快出面。

    盗取五莲泉的罪名可一点儿也不小,若是等事情尘埃落定了,那即便门派看在他们师父的面子上不对他和他二师兄进行太过严厉的处罚,但这处罚肯定也不会轻,更关键的是,这会为他师父带去不小的麻烦。

    所以为了避免这种事发生,只能让那障目天叶的主人尽快现身,因为只有那障目天叶的主人现在就出面将事情扛下,他们两人盗取五莲泉的事情才有可能被轻轻揭过。

    果然,不多时,旁边突然冒出了一个声音:“碧水师妹,这五莲泉是我让楚狂歌这小子去取的,取的是我今年的份额,没想到让你误会了。”声音沙哑而低沉,末了,还干笑了两声。

    宋明庭和楚狂人两人只觉眼前一花,身前就多了一人。抬眼望去,只见一个形骸放浪的中年道人。

    道人满脸胡渣,长发虬结,一身低调尊贵的真传长老袍被他穿得乱糟糟的,背后背一把紫檀色的飞剑,腰间系一只酒葫芦,手中则握着另一只酒葫芦,周身有丝丝暗青色的真气升起,隐隐呈酒葫芦形状,剑袍上到处都是酒渍,刚一现身,一股浓浓的酒味混合着不知名臭味便迎面而来。

    中年道人显然是个十足的酒鬼,话刚一说完,就迫不及待的拿起葫芦饮了一口,仿佛片刻也等不了。
小说推荐